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知性白领之纯感情熟女

知性白领之纯感情熟女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我是一名外省来广东的打工者。2005年的秋天,那时的广东网吧像雨后的春笋一样到处都是。因为在工厂上班,晚上无聊就去网吧消磨时光,本人的QQ是2004年申请的4字头九位数。但是QQ聊熟女还是很少碰到高素质的女性。 那时的QQ没有现在功能那么发达,可以搜索附近的人,只有找本地本市区的可以加好友,本人就胡乱的加30到40岁的女人。当时加了很多个,没有几个是聊得来的。有一个35岁的女人还愿意和我聊天。无非就是问我是哪儿人,吃饭了没有之类的话题。得知她是X西的,在惠州工作,在一家国有企业里面做财务会计。具体是哪家单位,就不能明说,请各位狼友见谅。 

  和我聊了一个多星期我想看看她就要她开视屏,她说不方便,儿子在家里。儿子1 3岁了在上初中,给他看到感觉不好。有机会一定给我看看,没有办法只能等待了。 后来就经常聊天还互相留了电话,大楷半个月后,有个星期六晚上她和我说儿子和老公出去了,我们打开视频看看她。乌黑的披肩长发带着眼镜。很漂亮,很有气质。皮肤不是很白,因为是视频不知道有多高,但是我估计不会太矮。她看了我之后问我结婚了没有,我说还没有呢。估计当是有点喜欢我了,我都不错,皮肤白,有173高,瘦瘦的很斯文的样子。就问我为什么喜欢和比我大的女人聊天。我就告诉她,我的第一次是和比我大6岁的女人做的爱,是我的老师。所以对成熟的女人情有独钟。我又问她是不是嫌弃我小不会喜欢我,我当时26岁。她说你太小了心理上承受不了。见她这么说我就知道她是很喜欢我的,只是女人的矜持在作怪。 后来我们经常聊天,我说我有空来惠州看你你愿意见我吗?她说可以的可以请我吃饭。因为没有见过网友,这样一说我就很兴奋知道她应该在心里是接受我的了。 后来就经常聊一些性爱的问题,她不爱说,但是爱听我说。我说来惠州我们去开房吧,她说可以陪我聊天,但是要我不要有其它的想法。我就想去都去了只有见机行事了,走一步看一步呗。 

  在2005年的10月份。觉得时机成熟了,就想去找她,当时我在惠东的鞋业之都黄埠上班。下午五点多坐惠州的车到达惠州都是8点多了。我还在车上的时候大家就联系着的。我到车站之后,她叫我去坐出租车到丽日广场去她在门口,丽日广场就在惠州的西湖边,很漂亮的。我到了丽日广场打她电话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她,原来有两个大门,我在正门。她在有电梯的大门等我,后来还是她来找我的。 我看到她当时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手里提着一个包,黑色的平底女鞋,很大方很得体的打扮,身高1米68左右,没有怎么化妆,只是眼睛有画眼线,看起来很好看。初次见面很是尴尬,我伸出手说:姐姐你好,让你久等了。她把手伸出来拉住我的手说,饿坏了吧,我们到楼上去吃火锅。就在丽日广场的楼上我们两个人吃的是鸳鸯火锅,还叫了两瓶啤酒。吃饭的时候她不停的给我夹菜,要我多吃点。我这个人喝酒是能喝,但是会上脸,很容易就会脸红脖子的。吃完饭快九点了。我说我先找个地方休息,她说不急,先走走吧。当时还是她付账的。在西湖边走走,人清爽了很多。 

  我们走的是往车站方向的地方。她告诉我去惠州的中心医院对面的。丰湖大酒店开房住吧,那儿干净,因为酒店比较大。在惠州的朋友都知道这家酒店好像在2008的经融危机之后就倒闭了。我们两人坐车过去,我去开的房,当时她要付钱,我没有好意思。坚持自己付钱,那时的房费148块,300块押金。开的是湖景房,3305房间。 

  进入房间之后,场面很尴尬,双方都没有说话,她就坐在椅子上我坐在床上。我看情况不对就想打破尴尬,就说姐姐,我今天坐车开车的司机说了一个笑话很好听的,我说给你听听呗。她说好呀,我说你等一下别骂我俄。她说好的,我说,今天来惠州的班车上面只有10来个乘客,大部分是女人都是清一色的少妇。和司机一起才三个男人。司机说他刚到公司的时候。公司的领导就叫他们全部开会,说为了响应城市文明建设的需要。大家要说话客气不说脏话胡话。特别是司机每次出车都要和乘客说清楚,因为是长途客车大家坐的累都要大小便。在车上要上厕所不能说司机我要撒尿,很不好听,要说司机我要唱歌。司机听到有人说要唱歌就应该停车给乘客大小便,人有三急嘛。合理安排才好。司机们明白后就执行领导的标准每天都要在开车前和乘客们说明白。有一次一个司机拉了满满一车的人,前面坐了几个年轻的男孩子大楷20来岁,后面坐了几个女孩子都是很年轻的。车到半路,前面的男孩子就说司机司机我要唱歌请停车,司机没有理会他们还是开着车走,没有要停的意思。后边有两个女孩子都是忍不住了的样子,可能是被尿憋的满脸通红,看到男孩子叫了说要唱歌司机都不停车,她们可能都是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大声的说司机司机我要唱歌。那司机听到是女孩子的声音就嘠的一声把车停在路边,给她们上厕所,那几个男孩子很生气,跑过去拉住司机的衣领就要揍司机说为什么我们要唱歌你不停车,她们要唱歌你就停车那么快。司机赶忙说兄弟们别生气好吗,你看看女孩子要唱歌,嘴巴一张就来了,你们男孩子要唱歌多麻烦呀,还要拿个话筒才能唱。 当时她听了这个笑话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就拿着床头的一本杂志的东西打我说我是臭流氓。 

  我就一下抱住她,亲她的耳朵,她全身都软了,眼睛里红红的看着我。我就和她接吻,我很激动,她身体很结实身上的肉都是很结实。我们在床上很激烈的亲吻这对方,我顺手把她的衣服和乳罩脱掉。乳房都还是很大,摸起来很舒服,就是乳头很大黑黑的乳晕。我慢慢的亲她的乳房,亲她的肚肌。她看起来都是很激动呼吸声很大出气很粗。这个年纪的女人腰部很粗。但是没有多少多余的肌肉。摸起来很光滑很有弹性。她好像受不了的样子,就脱我的衣服。我的裤子脱了,但是内裤还没有脱,当时我是好几个月没有做爱,又是很激动,还没有把她的裤子脱掉下面就射了。人一下子就没有那么激情了。射在了内裤上湿湿的,她还不知道。看到我突然没有进一步的要求,她就停了下来,但是我还是在亲她的嘴唇。可能是看出我不想和她做爱,她心情一下就变了。自己穿好衣服就说。她要回去了,不能回家太晚。我因为是射了,做爱经练不多。又不想做了,我就起来把我的衣服穿好,她没有看出来我的内裤湿湿的。要我送她下楼。 

  在电梯里,她满眼的泪水,我才知道我可能伤害了她,就说姐姐别生气好吗。我是坐车太累了,你明天早上过来好吗。我请你吃早茶。她不说话就回去了。回去之后我们就电话短消息聊天,她问我是不是看不起她。我说没有,我只能撒谎说是坐车太累了。对不起,她叫我好好休息,明天早上会来看我。我叫她早点来,她说嗯。 

  第二天6点半她就打电话给我说过来了,我就赶快跑去门口开门,我当时只穿着内裤还是昨晚冲凉后酒店里的内裤要钱的10块钱一条。我拉她进门后,她就坐在床上,我就抱她到我睡觉的一边来,她说你急什么呀。等我休息一下呗。我真的是急了就去脱她的衣服脱她的裤子。一下就把她脱的精光。很大劲的和她吻在一起。亲乳房耳朵。摸到下面的时候下面湿湿的好多水。她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用手拉住我的阴茎慢慢的上下移动。我们进行了10来分钟的前戏。她很大声的和我说很想要,要我给她,我都是很想要下面硬的厉害,就把阴茎放到她的阴道门口慢慢的摩擦。我才看清楚,她的阴道很多毛黑黑的,阴道的肉都不是很黑。里面皮肤粉红粉红的。 

  她看我在看她的阴道就说你快点进来好吗。我就很大力的一下子插了进去。我的阴茎16CM多一点,不是很长,但是我觉得我的阴茎是比较粗的。当时她看我那么大力插进去,就骂我说你不可以温柔点呀。好疼的。 我快速的抽查着,感觉她的阴道很松大,我插进去感觉不是很紧。后来才知道他老公的东西很大,但是没有我的长,我都差不多插到她的子宫里去了。是她自己说的。我插了10几分钟她就说她要在上面我就叫她坐上来,她坐上来后很快速的上下移动。我很快就受不了了。她叫我坚持住,她很快就要来了,我是真的受不了,就叫她停下来。她就睡在床上两只脚闭着要我睡上去我用我的JJ插进去,她用B紧紧的夹住我的JJ。叫我慢慢的插,晕这样好刺激,我很快就受不了刺激了,她在下面大声的叫,叫我大力插,她快来了。我插了可能50来下,她叫的声音小了两眼看着天花板,我感觉她可能是高潮来了。我多插了几下就射进去了她的阴道。都没有问她能不能射在里面。 

  过了几分钟她缓过劲来了,抱住我说你好能干,叫我去洗洗,我们一起去洗,她帮我洗的很干净,我帮她洗。又在里面揉她的阴蒂,她说不要揉了很难受,因为是第一次在冲凉没有好意思叫她帮我吹,出来后我们睡在床上,她抱住我摸我的乳头,亲我的乳头。我就喜欢吃她的奶奶。当时很年轻不习惯亲女人下面就没有亲她的。她亲我的乳头的时候我就按她的头,她以为我要她亲我的小弟弟,其实我是要她不要那么大力亲我的乳头,有点疼。没有想到她跑到床下,叫我坐起来她跪在床下,头低下就亲着我的软软的阴茎,当时特别特别的爽,一下子就硬起来了。她嘴里亲着我的阴茎,两只眼睛边亲边抬头看重我,那样子好刺激。几分钟后我又想做就要她睡在床上我走到地下,把她的两条腿放到我的肩膀上面阴茎插进去就快速的冲刺起来,做了一次之后,特别有劲,特别有耐力。确实佩服她的叫床声很大,是很舒服很享受的呻吟声。插了一会又从后面插我还是没有想射的意思。她看我射不了又像刚才那样夹住我的JJ叫我插快点不是刚才那样插慢点,我就大力的抽查,狼友们如果有试过就知道这样很快就会射的。没多久就又射在了她的里面。我是真的累了。她抱住我,亲着我不肯放松,还不准我的JJ那么快抽出来。直到我的JJ完全软了才抽出来,我拿纸巾给她擦下面,看到阴道里红红的很多白色的精液流出来。她说爽够了。今天早上来了三次高潮。 

  休息一会之后我们就起来退房,请我吃的早餐,我要了一碗虾稀饭。吃了两个包子。到如今她都45岁了,我们还保持着性爱关系,我结婚后做的少,但是我想做她都会给我,她还来黄埠找过我几次。很谢谢她的真情 真的她人很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