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小明的祕密花園

小明的祕密花園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严冬中,星期日早上七点难得的和煦阳光,照着花草, 
也不含糊的照着动物;照着小狗小猫当然也可以尽情享受;照着男人, 
女人自然不会错过;照着一对对早起的夫妻也照个这两个赤裸、相拥而眠的男人。 
我睁开惺忪的双眼,小斌依旧靠在我的胸膛, 
香甜的睡着我翻起身来,仔细端详这个小学弟的俊秀脸庞、均匀体态;昨夜在他身上留下的热吻痕迹, 
在早晨的阳光下红的让人想再亲一口,我低下头, 
亲了一下小斌的胸口。 

小斌含糊的应了一声早安,环抱着我的腰,让我躺在他胸前, 
听着他的心跳并且感觉到他的阴茎,正随着心跳频率的加快, 
逐渐的膨胀结实的顶着我的腹部,我双手手指轻轻拨弄小斌的乳头, 
抬起头看着小斌逐渐泛红的双颊小斌睁开双眼朝我笑了一下, 
俏皮的伸出舌头做了一个 “舔双淇淋” 的动作。 

“三八~少在那边…”,话还没有说完,小斌翻身将我压在他身下, 
将他舔双淇淋的舌头塞入了我的嘴里,一阵长长的热吻, 
我和他都直接将情绪反应在生理上;平日的小斌 
斯文、有礼对人总是酷酷的浅笑,短短的头发, 
高瘦而白皙的他就如漫画中跳出的男主角,也是许多女同学注目, 
甚至 “倒追” 的对象;不过今天掳获他的不是漫画中眼睛占满脸1/3面积的 “泪光汪汪女主角”, 
而是他这个傻傻的学长;藉着学长身分的掩饰 
在众人面前小斌是备受我宠爱的学弟,每个想追他、约他吃饭的女同学, 
还必须经过我的核可。 

可是房间里的小斌,也许该直接的说床上的他, 
绝非那麽的 “斯文有礼”他的积极、主动、热情, 
嗯~正想到这里小斌正用他湿热的嘴,含弄着我已经坚挺的阴茎, 
我总爱看他口交时入神而沈醉的表情,享受着来自下体, 
一阵阵直接而强烈的快感我轻轻的呻吟着,也伸手轻抚着小斌结实的胸膛。 

小斌坐到我胸前,将他已经潮湿的阴茎,送入了我的嘴中, 
没错他就是那麽的主动,我以舌头尽情舔弄着他尺寸傲人的阴茎, 
小斌前後抽送着他的阴茎他的呻吟声,往往大到吓人, 
也挑动我更进一步的慾望。 

我注视着小斌的脸庞,将手指慢慢的深入他的肛门中, 
小斌停止了他的动作睁开眼睛对我傻傻的一笑, 
然後温顺的趴在床上等待我进一步的动作。 
“三八~还在假装亲纯~”,边说,我已经将注意力移到小斌浑圆而结实的臀部, 
轻轻抚摸着他的背部、臀部、大腿以及阴囊, 
小斌像猫咪一样眯着眼发出低柔的呻吟声,我抬起了他的双臀, 
脑海中浮现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和第一次。 

--------------------------------------------- 已经十月了, 
为什麽天气还是那麽的热呢?在阳光的张扬舞爪下 
彷佛连空气都会烫手在这燠热的午後,有什麽好去处呢?一身轻便的短袖 T-Shirt 和巨资买来的天丝绵牛仔裤, 
也无助於 “散热”;信步漫游在校园中眼睛不放过每一个刚从成功岭下来的大一学弟们, 
个个短发、黝黑也许是刚从成功岭下来的关系吧?!个个无惧於炙热且刺眼的阳光, 
肆意的在阳光下散播他们的青春以及展露结实的身材。 

如果可以抓几个回家享用~呵~真是人间一大乐事, 
其实屈臣氏那个小底迪也不错可惜不管是谁, 
都只能想想;无聊而闷热的午後想出去逛逛, 
又害怕可能会来的午後雷阵雨还是买瓶汽水, 
去琴室练练荒废将近三个月的钢琴好了。 

才接近琴室,一阵熟悉的旋律吸引了我的注意, 
嗯~“掌心”没想到这个学校里,除了我以外, 
还有人喜欢用钢琴来弹流行音乐在许多学院派的学长、老师眼中, 
用钢琴来弹奏流行乐是非常低级、不入流、不端庄的行为, 
不过我偏偏就是喜欢这样子边弹边唱,那才是真正的拥抱音乐嘛! 循着乐声, 
悄悄的打开那间琴室虚掩的房门轻轻关上,坐在钢琴前的, 
是一个短发的陌生人背对着我,没有办法看清他的面貌, 
不过从钢琴上反射的影子看来是陌生的面容, 
应该是新入学的学弟吧?! 专心於乐音中的学弟 
并不知道他的後面多了一个听众我也乐於静静的欣赏和我有同好的人, 
嗯~鼻子痒痒的也许是因为从燠热的室外,进入阴凉的琴室中, 
温度的猛然变化虽然已经极力忍耐,终於还是大大打了一个喷嚏。 

乐音猛然中止,还摀着嘴的我,从眼角看到学弟惊慌的站起, 
显然是被我这个不速之客吓到了。 
“学长,对不起~我我看没有人就进来不知道学长会过来”, 
果然是学弟这回终於看清楚学弟的长相了,除了刚刚就看到的短发外, 
穿着简单的白色 T-Shirt 和蓝色牛仔裤瘦瘦高高的, 
一脸惶恐的模样。 

“没事~没事~是我吓到你了~你继续弹~我才应该对不起呢!”, 
我赶紧回答;真是个单纯的小孩不过相信他也不敢弹下去了;真是个尴尬的场面, 
找点话题聊聊吧~这样子打扰人家的雅兴真是不好意思。 
“你喜欢弹流行歌曲呀?”,我走到他钢琴边, 
换个话题。 

“对呀!我蛮喜欢边弹边唱的感觉,感情可以完全的投入。” 
,学弟站着回答,并且把散置在椅子上的一堆笔记、笔、谱整理好。 
“我也很喜欢流行歌曲呢!我也是觉得,弹流行歌曲可以让我感觉离音乐更近。” 
,我弯下腰随手翻着学弟的一堆书,看着在乐谱上的笔记和各种看不懂的符号, 
以及笔记本中手写的简谱真是个用心的人。 

“对了,该怎麽称呼你呀?我是你大三的学长小明”。 
“学长,我叫小斌,刚刚入学”,嗯~小斌, 
不错的名字再仔细端详一下,除了短发、白衬衫和牛仔裤外, 
高高瘦瘦的大概 175 公分,皮肤白白的,和大部分刚下成功岭的不太一样, 
很拘束的站在一旁。 

“学弟~嗯~小斌,你是念什麽的呀?” “学长, 
我是念外文系的。” 
,真是个斯文有礼的底迪,俊秀的外表,没有戴眼镜, 
配合短短的头发又有一点酷酷的帅气。 

“哈哈~不要那麽拘束嘛~东一声学长,西一声学长, 
以後叫我小明就好!过来多弹几首嘛!想听你弹琴呢!” 
小斌轻轻笑了一下露出了浅浅的酒涡,笑起来真甜, 
他坐直了身体手指下倾泻而出的,是伍思凯和优克李林合唱的 “有梦有朋友”, 
我闭着眼睛静静的欣赏。 

“小斌,最近有没有在练习什麽新歌呀?”, 
他眼睛一亮似乎很高兴有人愿意跟他谈论这样的话题, 
拿起笔记本翻到写着 “相知相拥”四个工整大字的那一页, 
全页画着满满的各种数字、英文、国字、符号 
我仔细看了一下大概是简谱吧?我带着迷惑的眼神看着小斌。 

“学长,因为我没有这首歌的简谱,所以我只好一边听CD, 
一边记下简谱然後自己谱曲,我好喜欢这首歌喔!”, 
喔?!自己谱曲真是不简单的小孩,难怪整本簿子被画成这样, 
不知道以前他还自己谱过多少曲子真应该请他表演一下。 

“天色渐渐暗了,留一盏灯……”,心里还这样想着, 
小斌的手指已经开始了并且轻轻的唱着,我亲亲的随着他的琴声哼着这首歌, 
眼里看着他专注的表情忽然好想抱抱这个可爱又多才多艺的学弟, 
“……等待你我心中明亮天空珍惜那道彩虹”。 

“学长,对不起,我只练到这里而已。” 
,嘴角又是轻轻一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你笑起来真好看!”,我忘情的说着。 
“真的喔~学长,都没有人这样说过呢!”, 
忽然为他的彬彬有礼感到厌烦老是称呼学长, 
彷佛我们的距离很遥远。 

“还叫我学长!以後叫我小明,不然我真的要摆出学长的架式喔!”, 
我用手刀亲亲劈了一下小斌的头。 
“好嘛~小明学长,不要打我嘛!”,他吐吐舌头, 
又是轻轻笑了一下不过我是不留情的再劈一下~ “三八~小明就小明, 
还小明学长勒!不过说真的以後我们可以一起练琴, 
我都没有碰过喜欢弹流行歌曲的人好像大家都觉得钢琴不应该弹流行歌曲, 
所以我每次练琴习惯上都把门关上、锁上,不然都会有人进来探头探脑的。” 
,说话的同时,回头一看,果然门已经被我随手的习惯锁上了。 
“学长~喔~不~小明,你也弹一首给我听嘛!”, 
小斌边说边让出了椅子,随手收拾了一堆笔记和简谱, 
呵呵~人家说文学院的学生都比较有气质,今天果然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坐在钢琴前,脑里猛然涌出的乐章,是许如芸的 “忽然想爱你”, 
爱谁呢?难道是今天这个第一次碰面的小学弟吗?小斌站在我身後 
不知道距离我多远可是却彷佛可以感受到他吐出的气息。 
“忽然想爱你,在这昏暗的夜里,看着你专注的背影, 
触动了我的心…”脑里浮现的,是刚踏入琴室, 
小斌专注而忘我的背影;“…哼着你心爱的歌曲 
吞没你占领我的心…”想着刚刚他随着他唱 “相知相拥” 的情景, 
心中忽然一阵燥热手指移位不及,弹错了,我缩缩肩膀, 
吐吐舌居然在学弟面前出丑。 

“小明,怎麽了?前面弹得好有感情喔~我弹琴就缺少那份感觉!”, 
站在我身後的小斌边问边顺手帮我揉着肩膀。 
“嗯~真舒服!”,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闭上眼睛, 
顺势靠在小斌身上总不可以告诉他,因为刚刚在想他, 
所以才会出锤吧!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麽居然感觉小斌裤档里面, 
似乎有着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背,想着想着, 
自己也是慾望高涨;睁开眼睛甩甩头,不可以胡思乱想。 

“想不想喝点汽水?”,我一向有带瓶汽水练琴的习惯, 
这也是我要锁门的原因。 
“喔~偷带汽水进来~我要去检举!”,小斌眨眨眼睛, 
用很夸张的语气讲着。 

“三八~想喝就说,还在那边假装!”,我转身抓了小斌的腰际一把, 
小斌大叫一声坐倒在地上;我脑海中注意到的, 
仅是转身之际看到小斌裤档明显而夸张的隆起。 
“快站起来,我背包里有一瓶可乐,想喝就自己打开。” 
,再用力摇摇头,甩掉脑中的遐想,翻出了收在角落的免洗纸杯, 
走回钢琴前帮小明倒了一杯满满的可乐,我自己也倒了一杯。 
拿着一杯可乐,走到已经拉上窗帘窗前,望着窗帘布单调的花纹, 
努力压抑心中不断汹涌而起的慾望就如过去廿多年来, 
仰头一口喝掉了杯中的可口可乐希望可以压抑两腿间逐渐高涨的生理反应;咦~小斌怎麽都没有动静? “啊!”~两人同时大叫, 
我猛然转身却迎面撞上小斌手中的杯子,这回衣服、裤子, 
还有地板满是可口可乐的味道! “学长~啊~小明~对不起~对不起!”, 
小斌慌张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面纸擦拭我衣服上、裤子上的汽水, 
怎麽会那麽倒楣呢?终日喝可乐终让可乐泼湿了全身。 

小斌慌张的用面纸擦拭着我的衣服,我也拿了一张, 
擦着手臂上的可乐;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小斌在擦拭我的牛仔裤时隔着舒洁面纸、隔着天丝棉…整个手刚好就抓住了我已经勃起的阴茎。 
“没关系~没关系~是我忽然转身,遇水即发嘛~”, 
我触电似的退了一步刚好紧紧靠着窗户,并且开始胡言乱语了。 

“小明,你上衣先脱掉,不然你全身黏黏的很不舒服喔!”, 
他边说边动手解开了我胸口的扣子,脱掉了我的上衣;说也奇怪, 
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脱衣服的我居然就乖乖的脱掉了衣服。 
“你看,身上都是汽水,不擦乾净,等一下你整个人都会被蚂蚁搬走!”, 
小斌用卫生纸亲亲擦拭着我腹部、胸前的汽水 
脑筋一片混乱我闭上眼睛,感觉到心跳猛然加速, 
呼吸也跟着变深、变快了。 

胸前的感觉,应该不是卫生纸吧!眼睛张开一条缝, 
看到小斌用手指轻轻拨弄着我的乳头我抓住了他的手。 
“不要这样,我~~嗯~”,虽然抓走小斌的手, 
这回是他的嘴亲亲咬住了我的耳垂。 

“我没有这样子过~”,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有这样子的接触, 
虽然以前曾经有过好多次的幻想但从来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状况, 
来自耳畔舒麻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大脑。 
“我也是~”,小斌含糊的说,他的舌头正舔着我的耳朵;我不由自主的放开了小斌的手, 
颓然坐倒在地上。 

小斌的舌头,从耳朵、脸颊、舌头,慢慢移动到了胸前, 
我坐在地上靠着墙壁,尽情享受着这些感官从未接受过的刺激。 
喉咙里轻声的呻吟,似乎鼓励着小斌更进一步, 
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抚摸着小斌的背、脸、短短的头发 
以及他结实的胸部。 

牛仔裤下的慾望,是涨的令我难受,我翻身, 
将小斌压在地上学他用舌头亲亲挑动着他的耳朵、脸颊, 
脱去他白色的 T-Shirt露出他白皙的肌肤,瘦而结实的身体, 
当我用舌头舔弄小斌的乳头时他全身颤抖了一下, 
紧闭着的双眼告诉我他正承受着莫大的刺激。 

我隔着牛仔裤,摸着他胀大的阴茎,他也不甘示弱, 
隔着牛仔裤搓弄着我的阴茎。 
小斌动手解着我的皮带,我迟疑了一下,但男色当前, 
哪能抵抗这样的诱惑呢?他站起脱掉了我的牛仔裤, 
我也站起来动手脱掉了他的牛仔裤。 

两个人相识一笑,居然都是穿同样的 Calvin Klein 白色内裤, 
同样也是一片潮湿“屈臣氏买的!”,小斌笑着说, 
还来不及讨论价钱两个人已经相拥在一起,尽情的接着吻, 
我抚摸着小斌的曲线完美背部以及他结实而浑圆的屁股, 
前面已经慾望高昂的阴茎也是不甘寂寞的隔着 CK, 
互相摩擦着。 

也不知道是谁先发难的,反正当小斌压着我躺在地上时, 
两条CK已经远远的丢在一旁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小斌温润的嘴和舌, 
吸吮、舔弄、挑动着我的阴茎、阴囊我双手不断抚弄着小斌的短发。 
一阵来自身体内部的抽慉感,我赶紧推开了小斌的头, 
反身将他压在地上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那麽仔细端详男人的阴茎;以我医学院敏锐的观察力, 
大概 15 公分长宽 5 公分,割过包皮,潮湿的龟头, 
告诉我他的兴奋。 

我小心的含入嘴中,用舌头舔弄着,耳边响起了他的呻吟, 
告诉我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我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阴囊, 
另一手拨动着他的乳头愈来愈大的呻吟,紧闭的双眼和蹙起的眉头, 
我知道他正承受着莫大的兴奋。 

我低下头舔着小斌紧缩着的阴囊,同时上下套弄着他昂然的阴茎, 
随着我的节奏小斌的呻吟是愈来愈大声;他改变了一下姿势, 
将头钻到了我的跨下也不甘寂寞的含着我的阴茎。 
只看过G片和网路上抓下来的图片和小说,就可以宛如识途老马的 “干起来”了, 
这真是人的天性吧!脑中一片空白只感觉全身毛孔畅开, 
小斌的舌头在我的阴茎和阴囊间移动着,忽然, 
感到肛门一阵湿热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声, 
小斌的舌头已经移动到了那里。 

小斌穿过我的跨下坐起身来,我摊倒在小斌的两腿上, 
从来没有想到舌头会带给肛门那麽强烈的快感, 
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小斌的舌头,也是一寸又一寸的深入, 
每深入一寸感觉就更加强烈一些。 

满身大汗的我,翻过身来,将小斌压倒在地上, 
将他的屁股高高抬起也是依样舔着他的肛门, 
一手抽动着他的阴茎。 
小斌忘情的呻吟,要不是琴室的隔音良好,恐怕校门口都听的到这声音了, 
不一会儿小斌挣扎着翻过身,正面躺在地上, 
压着我的头含他的阴茎。 

回复刚刚的姿势,虽着我嘴的抽动,不久,他停止了他嘴的动作, 
紧紧抓着我的腰部手指深深的陷入了我的肉中, 
我知道他已经在边缘了一阵低吼,他射出的又多、又浓的精液, 
而且全部在我口中。 

我站起身来,正怀疑要吞下还是吐出来满嘴的精液时时, 
小斌的嘴已经靠过来又是一阵热吻,而这满嘴的精液, 
也在这阵热吻中两个人平分掉了,小斌的手, 
还不忘抽动着我依然挺立的阴茎。 

小斌低下身来,继续舔弄着我的阴茎,随着他的嘴的一抽一送, 
兴奋的感受直冲脑门我也射了,第一次在另一个人的挑动下射精, 
而且是射在另一个男人的嘴里。 
小斌似乎很喜欢精液的味道,除了跟我分享他自己的精液外, 
也将我整只阴茎舔的乾乾净净“据说可以美容养颜嘛!”, 
当然这是事後他告诉我的,看着他俊美的脸庞, 
我真是不得不相信。 

我裸身坐下,小斌的靠着我的腹部,舒服的躺在地上, 
我抚摸着他的短发和结实的胸膛。 
“小明,以後我叫你老公好不好?” “那我要叫你老婆罗?”, 
我话一出口小斌起身又是一阵热吻,在我耳畔轻轻留下一句 “我爱你!”。 

“等你把地上的汽水擦乾净之後,我也会爱你~”, 
早知道不说这句话因为我来不及阻止他拿我的内裤, 
擦拭地上的汽水和各种残留物。 
“我们一起要住在一个有花园的地方,每天在里面弹琴、唱歌, 
牵着手一起上学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告诉小斌。 

“心与心之间,温暖记忆,与我同在,有你唱和, 
生命多感动”我和着小斌的琴声,唱着他最喜欢的这首歌, 
除了有花园的房子外这个也是我们共同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