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意外的检查台

意外的检查台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虽然上班的感觉不好,但冬天的感觉不坏,在暖暖的会议室里,所有的声音都远远的,红色的丁字裤紧紧地绷在臀部中间的位置,再往外是那条空着底部的裤袜,隔着厚厚的羊毛九分裤和呢料的冬裙,没有人知道。

  并不是所有的时候丁字裤都要紧紧的夹在臀缝里,很多时候我还是喜欢穿得低低的,像是挂在臀部的中间,给肛门和会阴部位一些轻松。 好莱坞的影星可以把内裤穿成这种方式,好像叫做露出「臀沟」吧。

  内裤是面料很好,很轻薄的那种,边缘没有像一般的丁字裤厚厚的棱,很霸道地盘踞在女人最娇嫩的地方,在臀部和腰部留下深深的凹痕,摩擦私处的边缘,紧紧夹在臀部的缝隙,给肛门和会阴部位灼热的感觉。

  上次出差时候在泉城广场附近的Cadecino专卖店里买的,给自己的礼物,为了那么可爱的城市和泉水。

  想起那次所摆出来的屈辱的被检查的姿势,一股暗暗的战栗的感觉,从私处最里面爬出来,沿着身体的正中线,溜到舌尖,麻麻的,酥酥的感觉。

  抬头看了看Projector上变换的颜色,继续埋头到笔记本电脑后面,思绪滑到潮湿的最里面。 。 。

  好像是04年的夏天吧,因为行程的原因,一个人被扔在那个北方的城市,从Cadecino换了可爱的丁字裤出来,满眼都是治疗痔疮的广告,真是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那么多人得这种奇怪的病。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一个奇怪的,罪恶的想法跳出来,撩拨着我的神经。

  很想知道在医院的检查台上自己的姿势,和被陌生男人的手指在身体和直肠里面逡巡搜索的感觉。 也想知道,见惯了各式各样屁股的医生,在看到我绷紧着红色丁字裤的臀部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冲动。 想试试那种被一种很正当的理由驱使和命令,摆出动物一样姿势的羞辱。

  对自己的身材很放心,对於腰臀部位的滑腻曲线更是自豪,想看看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站在「中医肛肠痔瘘」专科门口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去,这是家在「趵突泉路」上的古色古香的医院里面的一个房间。

  下一刻进入那个巨大而陈旧的房间的时候,有些发懵,以为只有一个老中医,事实上我面对的至少有三个,中医一点也不老,还有两个年轻的,实习医生的样子,也可能是学生吧。

  在那些闪光的,有些惊讶的眼光中,小心的坐在医生面前的方凳上。

  「哪里不舒服?」医生倒是和蔼。

  「那里…是肛门…里面…有时候有些疼…有时候…」,真的很紧张,一来是编造的故事和病痛,再说在那么多陌生男人面前描述自己隐秘的部位。 阴道深处有些灼热的感觉涌出来,有些担心那条新的丁字裤是不是会湿透。

  问答持续了很久,脸上已经灼热,好几次差点放弃而跑出去,终於医生要求我作检查,并且要求我检查完毕后再去付检查费,不知道他是担心失去了在病人身上赚钱的机会还是想马上摆弄和插入我诱人的柔软的身体。

  检查台就在巨大房间的另一头,孤零零的,高高的,硬硬的,没有任何的遮挡。 站在面前的时候,肛门里面有真切的灼热的感觉。

  在医生的指令下,脱掉鞋子,跪在检查台的一头。 很无措,头昏昏的,高潮的感觉冲击着大脑,房间里空调并不是很凉,但是微微有些发抖。

  我很顺从,也很害怕,很乖地上身趴下去,真的不知道那些男人要干什么,灼热的脸挨着洁白的床单,屁股撅地很高,不记得医生有没有吩咐把裙子拉起且脱下内裤。 其实也没有分别,虽然穿的并不是短裙,但是在这个姿势下,裙子自动地挂起在屁股上面,而且,正在胆战心惊地沿着向背部收缩的腰跨曲线往下滑,要不是丁字裤的摩擦,应该已经背叛我了吧。

  对了,丁字裤,鲜艳的红色的丁字裤! 一阵空调的凉风让我感觉整个的屁股都露在外面,肛门不自禁地收缩着,在丁字裤背后有松紧和褶皱的布条上摩擦出灼热的感觉。 刚才穿得松松的丁字裤由於臀部的上翘,已经紧紧地绷在屁股上,像是要勒进身体里面。

  真的会有人,医生的,粗糙的,粗大的手指,插入到我的身体里面吗? 有不真实的感觉。

  「把内裤褪下来」,听到一个当地方言说,然后好像好像是咽下唾液的声音。 还是那个医生,刚才竟然没有注意他的浓重的方言,不过他忘了说「脱下裤子」或者「拉起裙子」吧。 这个时候自己的脑子异常清晰,可能是头部低下的原因吧。

  内裤在离开屁股的时候,有些留恋,可能刚才真的勒进肛门的褶皱里面,也可能,我的肛门还没有做好准备暴露在这盛夏的阳光中。 真的有阳光,下午的美好的阳光从落地大窗中斜斜地,确又堂而皇之地踱步进来,在不远的地方,斜睨着我裸露的屁股。

  丁字裤前面的部位是包住了私处的,离开的时候,有些撕拉的感觉,一定湿透了粘在上面吧。 空调的凉风和清晰的触觉让我知道阴道口已经保露在空气当中,我没有继续下去,可能因为知道阴道中一定挤满了白色的浆液,挂在小阴唇上,而且我已经把他们要检查的身体的部分都露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者一两秒钟,或者一两分钟,或者一两个小时,突然感觉屁股一热,一股小小的高潮以肛门为中心向我的身体各个部分侵犯,以前这个泛滥的敏感中心可都是阴道的入口。 原来医生把检查床尾的检查灯打开,并且拉到离我的臀部很近的地方,百瓦的白炽灯给人真正的灼热感觉。

  然后感觉到三双眼睛仔细地观察我的屁股、我的张开的肛门附近的褶皱、我的半露的私处和泛滥的阴道口、我的紧绷的红色丁字裤上面的的黏液、还有我腰臀曲线上微微的战栗和两个孔洞的紧张的一张一合。

  然后听到男人们小声地议论,然后感到男人们在戴上检查用的手套,然后感到男人们把冰凉的润滑剂滴到我的肛门周边,然后感觉到一只男人的大手扶着并且捏着我左侧的屁股,然后感到男人的一只手指长时间地停留并按摩那个菊花一样的褶皱的柔软部位,然后感觉到。 。 。 。 。 。

  一片空白,他进来了,进到我的身体里面了。

  高潮马上包围了我,周围都是黑暗,只有屁股上检查灯灼热的烘烤。

  不是没有体验过粗大的撑满身体的感觉,也不是没有体验过肛门被贯穿的暴涨甚至撕裂的疼痛和疯狂,但这完全不同,一点性的感觉都没有,真的跟性没有什么关系,只有被征服和控制的饱满,像小羔羊一样,信任地请陌生的东西在自己的直肠里,在身体里面跳舞。 心甘情愿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但是一直都是持续的高潮。 听到有人问「是不是很疼」,也记得自己清晰地回答「有点,嗯,不算疼。」。

  感觉那个中年医生离开我的直肠很久了,没有人让我从检查台上下来,在我由於过久保持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势,大脑开始有些冲血模糊的时候,新的一轮检查又开始了!

  天哪,竟然是那个年轻的学生,这次的手指细了很多,但是长了很多,摸索着插进了直肠末端的瓣膜,那是一个高大的清秀的小男孩子。

  另一个男生却是很粗壮的那种,指头很粗很粗,因为他的四个指头曾经一起进入和掰开过我的肛门。

  我不知道基於什么理由,在专业医院里,在没有任何遮挡的情况下,裸露和高高撅起淫荡臀部的柔弱的年轻女孩会被反覆观察羞辱的部位,会被一遍遍作为培训的教材用以训练年轻的学生。

  而我就是那个心甘情愿的被放在试验台上研究屁股和直肠结构的穿着红色丁字裤的小白鼠。

  在这个下午的时间里,这只性感的小白鼠的柔软的屁股被深深地插入和掰开过五次,不知道为什么是五次,但是每次都是臀部被捏住并且用力掰开,手指深深地钻进去,钻到最里面去。

  甚至有两次是四只手指,两只手的各两个手指,一只一只的插进来,做扩张肛门的练习,一边按摩,一边用力向两边掰开。 后来从网上查到,这是肛门手术的标准准备流程。

  不知道我的肛门最后被扩展到多大,但是没有痛苦,虽然很疼,却不是那种撕裂的伤口,我知道他们是专业人员,在我的臀部后面作专业的练习。 我很配合,也知道自己的那个孔洞弹性很好,能够容纳下很粗很粗的东西,也能够很快恢复成紧紧的菊花瓣,是他们很好的教科书。

  离开医院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夕阳余晖下的那幢白色的建筑,「国医堂」,我要记住这个名字。

  字节数:644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