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换妻

换妻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换妻我个人觉得并是不有的人说的那样想换就换的,我和老婆也加过这类的交友群,不过都是不太理想,里面基本都不是夫妻,好像都是情人或者什么的,要不就是群主的好友什么的单男而已,而且他们的目的性也就是纯碎的想玩别的女人而已,根本不是要双方都愿意的那种。

  通过一些聊天和沟通,个人觉得他们的素质也有限,所以加了以后没聊多少就退群了。

  也许可能有真正的交流群吧,只是我们没碰到而已。

  我个人觉得换妻要起码具备几个因素:首先夫妻双方都要能接受这种行为,还有就是熟识度,就算熟识度不高也最起码要互相都要看的对眼吧。其次要互相都有这个意向,还有就是环境和前期的铺垫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这周末我们和一对关系不错的夫妻换了一次妻,总体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不过也正向我个人的感觉那样,并不是太刻意的去换妻的,而是在互相交流和玩耍中慢慢的最后才换妻的。

  本来想把这次换妻过程来和大家分享的,但是如果单纯的只说换妻部分,那我觉得和在外面玩别的女人没多大差别,前期铺垫的过程才是换妻的乐趣吧。

  要把这个过程分享出来,那键盘估计把我手都敲的麻木了,再说也没什么太多时间去写,不过我会尽量找点空闲的时间慢慢的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吧!

  (1)

  首先我在这里介绍一下这对夫妻。

  我们认识大概有快12年了,他比我年长两岁,姓胡,所以我称他老胡。

  老胡是学绘画的,去了日本留学4年,在日本半路出家改学了摄影。现在是自己搞了一个摄影工作室,他的摄影作品还拿过奖项,也拍摄过微电影,我的很多摄影技术都是向他学习和请教的。

  老胡身高不是很高,大概1。74左右吧,人也不胖,还稍微有点偏瘦,留着一点胡须,有时候还带个帽子,穿衣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属于那种搞艺术的,算是个中年有味道的帅哥吧,老婆对他印象也蛮好的。

  他的夫人和我老婆是同年,姓苏,我一般都叫她小苏,是某大学的一名讲师,身高大概1。61左右,也觉得有点偏瘦,但是一看就是属于文文静静很秀气的女人。

  他们夫妻是丁克一族,性格都有点内向和我们截然相反!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是关系一直都是非常的不错,我们每次出差去他们那里,他们夫妻两都是非常热情的款待。

  前两天他们夫妻两来我们这里参加一个展览,那我们也要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他们。白天因为有的时候忙,就让老婆带他们在城市转转,去景点观光一下,晚上我带他们去我们城市的夜场去转转。

  有晚我们一起在清吧喝酒,我问老胡,说我有一个朋友,他们夫妻两想去日本拍私人的那种AV,你在日本溜过学,给点建议吧。

  老胡说不建议去,说拍这些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拍一部都要好多小时以上,人很累的,并不是我们想像中的那种。而且最关键的是,日本对这些很排斥外国人的,尤其是中国人,没有相当铁的朋友在那里,去了要吃亏的等等……如果真是要想拍点留作纪念,那可以找象我们这样比较专业的拍都可以的。

  我就说那找老胡你拍也可以了,老胡说当然可以的,完全没问题。

  我对他老婆小苏说,你老公这下要成色情片大导演了,听完我说后,大家哈哈都笑了起来。

  上卫生间的时候,老胡问我,你刚刚说的其实就是你们自己吧,我说不是的,帮别人问的。

  老胡说别和我装了,认识你们两夫妻这么多年了,我还多少了解点的,你们是什么刺激干什么的,尤其是刚才你老婆听的那么认真我就猜到了。

  我笑着拍着老胡的肩膀说,老胡你真能想,绝对不是。老胡也和我笑笑。

  回到家后,我和老婆说,你看老胡都说了不靠谱,还是别去了吧,要不我们找老胡帮我们拍怎么样。

  老婆说别瞎说,这个不难看死了。

  我说难看什么的,反正又不在一个城市,又不是经常碰面的,再说了人家是专业摄影师。

  老婆没理会我,就说了一句再说。

  到了周五我们请老胡他们吃完饭后又去了清吧,中间我一直说一些黄段子,听的小苏一直在偷偷的笑。

  我说老胡,你们周一就回去了,这样吧,明天我请你们去度假村玩玩吧,在那里住两天,周一我直接送你们去机场。

  老胡欣然的接受了。

  回到家后,我又和老婆旧事从提,我说老胡他们周一就走了,走了就没机会了,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

  老婆被我说的可能也心动了,说随便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完她就去洗澡了。

  我趁老婆洗澡的时候打电话和老胡说:「老胡同志,明天帮我们拍个写真!」老胡和我调侃说:「是写真还是写身?」我回答老胡随便写什么都可以,两人互相电话里笑了起来。

  打完电话,我把两部相机和DV的电池都开始充电。

  老婆洗完澡出来看我在摆弄摄影器材和我说,你还当真的了啊。我笑笑说那肯定是真的咯。老婆回了我一句无聊,就去忙她的事了。

  第二天上午,我把摄影器材整理装包放到车上后,看到老婆穿着一身运动装就下来了。

  我问老婆你穿这个就去了,老婆说不然穿什么,我说带两件性感的,老婆说不带,我开玩笑和老婆说上去拿两件带着啊,老婆说要拿你去拿,我不去。

  于是我上去帮老婆拿了一件连体裙,网袜,还有一双淘宝买的情趣高跟鞋。

  老婆看了一下我拿的东西,没说什么,就往后备箱一丢。

  我们就去接老胡夫妻了,一路上我故意把话题往拍摄上面说,我对小苏说:

  「嫂子,老胡在外面拍那么多性感美女,你不担心吗?」小苏说:「这个是他工作,再说他也不拍那些乱七八糟的。」我说:「这个不一定哦,也许老胡拍你不知道呢!」老胡立刻插嘴道:「哎哎哎,别用你那个肮脏的思想来看待我的专业。」我笑着说:「哎哟喂,等于你在外面不拍,回家拍,哈哈。」老胡说我瞎说没这个事,我说:「老胡我车上有个空瓶子你要不?」老胡说要空瓶子干嘛,我说给你装纯啊。

  小苏和我老婆听的都笑了起来,老胡是一脸茫然。我又接着说:「嫂子,被我说对了吧。」小苏笑了笑说:「哪有!」我说:「哎哟哟,嫂子一笑就是有了。」

  老胡对他老婆说:「别理他,他这个嘴就是个机关枪,死能翻。」老婆也在边上答话说:「就你话多,安心开你的车,别废话。」就这样,我们一路聊着这样的话题就到了度假村,算是给后面做了一个铺垫吧!

  到了度假村后,各自拿了房间的钥匙回了房间,然后一起餐厅吃了中饭。

  吃完后休息了一会,老婆和小苏两人去壁球馆和瑜伽馆玩了,我去了车里拿了摄影器材和老胡去了露天咖啡厅。

  老胡打开我的器材包和我说:「哟,家夥事不错吗!」我说那必须的嘛,老胡说可惜了,我问他为何,他说:「你用这个,就等于你开着一辆法拉利在拥堵的闹市区里,完全属于浪费。」我说:「现在有你在不就等于上了高速了吗!」老胡听完后哈哈一笑,开始摆弄起相机来了。

  我开玩笑的和老胡说:「老胡,你真没拍过裸照?」老胡说:「还真没有,不过泳装拍过不少。」我又问他什么感觉,他说没感觉。然后我又问:「老胡,和我说实话,你帮嫂子拍过吗?」老胡和我说:「如果我说没有你信不?」我说:「不信!」

  「那不就得了。」老胡回答说。

  我说:「嫂子让你拍啊?」

  老胡反问我一句,「那你拍你老婆让你拍吗?」我说:「那肯定让啊!」「那你这个问的不是废话吗。」老胡说。

  我被老胡这句话呛的没法回答他,只是呵呵笑了一下。我又问老胡:「那你拍的肯定和我这个业余拍的一样吧?一定效果相当不错。」老胡自豪的说:「那必须的。」我调侃着说:「哎哟,得瑟什么呢,不都是一样的拍吗?」老胡听我这么一说,突然认真起来了对我说:「完全不一样,你个业余的不懂,在不用PS的情况下,拍摄的角度,灯光,和光线的切入点拍摄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而且对拍摄画面的感知度,没有一定的功底是做不到的,我之所以可以,是因为我有绘画的基础。」我反问,「绘画和摄影有个毛的关系。」老胡说:「要不怎么说你业余呢,绘画和摄影都是将最美的画面定格在那里,而有绘画基础的摄影师,就好比传统手工艺者和现代工艺的完美结合,小子你懂不?」我话题突然一转说:「那你帮嫂子拍的一定是很唯美的了。」老胡想都没想就说:「那是肯定的咯!」我说:「我才不信呢,要眼见为实,光说谁信呢?」老胡接着说:「有什么不信的,不信我给你……」说到这里老胡停了下来,指着我笑道说:「上你小子套了。」我开玩笑的说:「哎哟,上什么套,我哪里有,胡老哥,你想多了,我是用艺术的眼光看看而已。」老胡说:「就你小子还艺术眼光,你眼里除了那些还能有什么,你也没先给我看看你的作品吗?」我回答老胡说:「你也太看不起人了,我其实很有艺术天赋的,再说了,晚上不就给你看了吗。」老胡被我这个话接的没回答我,就笑了笑。在我的软磨硬泡下、老胡同意了让我看他拍摄嫂子的作品(这里省去几百字废话)。

  去到了老胡的房间,老胡打开了他的本子,点开了一个资料夹,里面很多照片,老胡打开了一张,是嫂子在家的内衣照,翻了几张依然都是,不过拍摄的的确是唯美,无论是角度还是POSS。

  翻了一会就看到了是嫂子的一张半裸照,虽然POSS摆的是用手挡住了胸部,但是还是非常诱惑,可以看的出嫂子的胸部不是很大,是属于那种一切能在掌握的胸部。

  再往后看,虽然已经全裸了,但是没有特写,只能看到胸部和阴毛,但是从照片的唯美度,可以看的出是出自专业人士的拍摄。

  这个时候我电话突然响了,是老婆打来的,问我们在哪里呢,我说在老胡他们房间呢,老婆说他们马上上来了,于是老胡关掉了电脑,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老婆回到房间后,问我和老胡聊的什么,我说瞎聊呗。

  老婆也没多问,说先洗个澡,刚和小苏打的一会壁球,一身汗。

  洗完澡后,老婆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我和老婆聊天说一会穿带来的衣服吧,老婆说再说吧。

  过了一会时间已经差不多快5点半了,到了吃饭的时间。我打了电话给老胡说下去吃饭咯。

  老婆化了一点淡妆,没再去穿运动装而是穿上了带来的衣服,老婆穿上后,我说:「这样穿多性感多诱惑啊。」老婆居然笑着回了我一句滚。

  出了房间后,老胡夫妻已经在门口了,小苏看到我老婆后说:「你这个衣服是不是有点短了,鞋跟这么高,我和你站一起都成小矮人了。」老婆说:「还好吧。」两人拐着就走在前面去了电梯。

  老胡和我走后面,和我说:「晚上吃中餐吧,我们小酌一下。」听到老胡说小酌我心就慌了,老胡酒量我知道,绝对甩我一条街,他的小酌没一斤也要有七八两。我们两家四人进入电梯来到了餐厅!

  (2)

  我们两家四人来到餐厅后,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包间,落地窗户正对度假村的湖区,风景非常的美,看的连食欲都增加了。

  我点了几样我们当地的特色菜,让老胡夫妻两点了两样他们喜欢的菜,老胡还点了一瓶白酒。

  酒菜上来后,我先帮老胡的酒盅倒满,然后帮他老婆倒,小苏说她不喝酒,我说:「难得聚一起,一起喝点吧,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呢!」老胡也说少喝点吧,小苏也没在拒绝了,我也帮她的酒盅倒满了,倒完后我把老婆和我的也满上了,一瓶酒正好四盅。

  四人互相敬了个酒,没一会酒就没了,老胡又叫了一瓶,我给大家继续分上,小苏一直拒绝说不能再喝了,我好话劝说,终于让她又满上了。

  这次喝的比较的慢了,但是借着酒劲话题也越聊越开了。我还赞赏小苏酒量可以,他们也赞我老婆酒量可以,不过能看出小苏酒量可能低了点,脸已经红彤彤了。他们夫妻两的话夹子也在打开了。

  喝着酒聊着聊着,小苏说我老婆穿衣服好看,身材好敢穿。

  我搭话说:「嫂子,其实你身材也非常好,皮肤也好。」老婆在边上说:「她身材好不好你怎么知道的?」我故意说,「我看到老胡帮嫂子拍的写真的啊!」老婆问我,「你什么时候看的?」我说下午你们打球的时候看的。老胡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低头不说话,在夹菜吃装没听到。

  小苏听到我夸她身材好,没有生气反而问我,「小胡子给你看的哪组写真?

  (小胡子是他对老胡的称呼)」

  我听她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她并不介意我看到她的照片,不过她可能以为我只是看到她穿衣服的写真而已。我说:「老胡电脑里面的你的写真我都看了,真不错,非常唯美。」(我想她应该知道电脑里面有她的裸照吧)。

  老胡听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尴尬,端起酒杯对我老婆说:「来,妹子我们乾一个。」老婆说:「你找我喝干嘛呀,你应该找我老公喝,你想灌醉我吗?」小苏也插嘴说:「就是,小胡子你是什么意思,想灌醉我们家亲爱的,你有什么企图?」老胡被这么一说也是很无语说,「我哪里有,你们想法真多。」我也赶紧拿起酒杯对小苏说:「你家小胡子哪里有什么企图,你在这里,他就想也不感想呢,来我们两喝一个!」四人哈哈一笑,一起乾了一小杯。

  就这样,四人一起聊着天,话题也从家常生活聊到了私生活,性方面去了。

  而且小苏是越聊越起劲,也许是教师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不安定的心吧。

  酒喝完后,老胡还要再来一瓶,被我拒绝了,拿了几瓶啤酒大家喝了。喝完后,我和老胡还好,我老婆有点小晕,小苏有点多,说话有点罗嗦,话音也大。

  我提议一起去这里的KTV唱歌吧,大家都同意了。

  到了KTV后,点了一瓶洋酒,一开始大家还点了两首歌唱唱,后来也不唱歌了就放着音乐,开始玩骰钟喝酒了。

  两两对战,我和老婆一组,他们夫妻一组,玩了一会互有胜负,酒也下去了一半了。我的手一直放在老婆的大腿上,这个时候我故意的把手往上摸了摸了,因为老婆裙子比较的短,被我这么往上一摸,红色的内裤都看到了(老婆本命年,都是红色内衣)。小苏看到笑着说:「走光了哦!」老胡也跟着看。

  老婆被她这么一说,有点不好意思的把衣服往下拉了拉。就这样我一直摸着老婆的大腿内侧和他们玩着骰钟喝着酒。可能是老婆被我摸的有点兴奋了,裙摆上来后她也没在刻意的去拉了,而是就这样若隐若现的露着内内。

  玩了有半个多小时左右吧,中间还时不时的夹着一些黄腔,他们夫妻二人玩的比较的嗨,可能是因为他们很少这样玩吧,尤其是小苏,毕竟她是教师。

  我站起来去卫生间老胡也和我一起去了。在卫生间里我问老胡你们没多吧,老胡说:「我没多,我酒量你还不知道,我老婆多了,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还是你老婆酒量厉害,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对老胡说:「你看的表面,她也喝的差不多了。」老胡说:「你们两口子的确是够疯的,一点不像快40的人,就和两小孩一样。」我意味深长的对老胡说:「老胡啊,我们是乘着还能疯的动多疯疯,不然以后想疯都疯不动了,人要想得开,别为了活着而活着,那样人这一辈过的太累,老了以后都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东西,那不白来这个世上了,所以想干嘛就干嘛,随心所欲多好,亏你还在国外混过那么多年,这个都看不开。」老胡被我说的直说是是是。

  我们上完回到包间,进去就听到老婆和小苏聊的哈哈大笑,我们坐下问她们聊的什么这么开心,带我们也聊聊。老婆撒娇的说:「不告诉你!」小苏说:「说你办事花样多。」我故意装作不明白的问,「办什么事?」小苏说:「就是该办的事。」

  我说:「什么是该办的事呢?」

  小苏被我这样故意逗的笑起来说,「就是说你做爱花样多呀!」我反问她,「老胡花样多吗?」小苏说:「那肯定没你多咯。」我说:「那你要不要试试花样多多呢,呵呵!」小苏说:「哎哟,我不敢,怕你老婆生气把我吃了呢!」我老婆说:「放心,不生气,尽管拿去用,我的就是你的,用坏了都没事。」说完一起哈哈笑了起来,老胡也跟着笑了起来。

  老婆和小苏也一起去上卫生间了,我和老胡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我问老胡,「嫂子也满开放的,一点不像老师。」老胡说:「她是酒喝多了,平时哪有这么放纵,她的朋友圈都是本份人,哪里接触过你这种老江湖。」我哈哈一笑对老胡说:「你让她多接触点我这种人吧,以后有点防备心,起码不会吃亏,不然很容易上套的。」老胡说:「就和我们太熟悉了,才放纵了点,和别人绝对不会这么疯的。」我说老胡你真自信哦,老胡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我说:「老胡,你还真别这么自信,女人疯起来别男人猛。」老胡说他老婆不可能,我对老胡开玩笑说,「老胡,我就能搞定。」老胡笑笑说不可能的。

  我说:「老胡,只要你不生气不刻意阻拦,我搞定给你看看!」老胡还是说:「你不可能搞定的,我对老婆这点了解还是有的。」我和老胡说,「我要搞定怎么办?」老胡有点认真的和我说:「你要是真搞定,我绝对不拦着,你想干嘛就干嘛,但是你要搞不定怎么办?」看老胡突然认真起来了,就笑着说:「要是搞不定,徕卡镜头你随便选一个型号,我买了送你!」老胡说那要让你破费了,多不好意思,我说破不破费还不一定的事呢。说玩笑着和老胡碰杯喝了一杯,算是口头协定达成吧。

  老婆和小苏卫生间回来,我们又一起喝了一点酒,瞎聊了一小会。我去点了两首嗨曲,顺便把包间的灯也关掉了,打开了闪灯,走过去把老婆拉了起来,对他们说别老坐着了,站起来摇一会。

  我搂着老婆靠在电视机别上,双手放在老婆的臀部上在摸,故意往上,裙子整个被我拉起了,内裤全部露了了出来,老婆搂着我的脖子和我接着吻在摇。

  虽然房间只开了闪灯,但是电视的亮度还是足够看的很清楚的,老胡他们虽然姿势和我们一样,但是两人抱的并不是那么紧,中间空隙很大。我用余光看到他们两人的眼睛在看我们。

  我放开老婆,去拿了一个香口胶吃,回来后我故意把小苏往老苏怀里推了一下,小苏回头对我说:「讨厌!」老胡就是傻笑。我说:「你们两个能激情点不,空那么远,和我们学学。」说完我拉着老婆过来,从背后抱着老婆摇,左手放在老婆小腹上,右手在大腿内侧慢慢带着裙摆往上摸,一直摸到小腹,老婆整个内裤都露在外面,老婆也没拒绝,就这样让我摸着在摇晃着。突然我感觉像在夜总会玩了。

  他们夫妻两就看着我们,小苏笑着也转过身来,老胡也是一样背搂着小苏,我们四人就这样近距离的面对着,不同的是我们开放点,他们正常的搂着而已。

  我放开老婆摸着老婆小腹的手,双手从衣服外开始摸着老婆的乳房。这个时候小苏也伸手过来摸了一下我老婆乳房,老婆被她摸了一下,有点惊讶,撒娇对我说:「老公,她摸我。」我说那你摸回去,我就抓着老婆的两只手去摸了小苏的乳房。

  小苏用双手捂着,我强行让老婆手摸了两下,小苏又回摸了,老婆也摸了过去了,来回了两三下,两人都笑的弯着腰了。

  我拉着老婆双手说:「老胡也不能放过。」就把老婆的双手拍到了老胡的胸脯。

  老胡也是双手捂了下自己的胸。小苏看到了,嘴里说着我也要摸,伸手就往我身上来了。我放开老婆往后退了两步,小苏一下没碰到我,就追着过来。我顺手把她手一下抓住绕过来从背后一下把她给搂住了,一只手直接去摸小苏的胸部了。

  小苏用手去捂她的胸,奇怪的是她居然是去捂右胸而我摸的是她左胸,感觉是故意让我摸的一样。

  我拉着小苏,去顶了一下老婆的背部,故意把老婆顶到了老胡的怀里,老胡现在也不省油了,顺势也搂住了我老婆的腰,老婆的手也搭着老胡的腰在摇。

  老婆的背应该能感觉到我的手是放在小苏的胸部的,回头看了一下我们。

  我的另一只手从小苏的T血下面摸了进去,直接从她胸罩进去摸了胸部,胸部不大,我一手就能抓过来,不过乳头好像很大,而且硬硬的,应该是被我摸兴奋了。

  就这样疯了一会,音乐结束我们都回到了沙发上,我打开了灯光,看到都出汗了,酒劲也散了一点点。大家拿起杯子一起乾了一杯经过这个,大家算是彻底放开了,尤其是他们夫妻两,感觉特别兴奋,所以也不拘束和避讳什么了。

  我们又继续玩骰子,我提议换搭档玩,他们也都同意了,我和老胡换了一下位置,我坐下就把手搭在了小苏的肩膀上,老胡比较的保守,呆板的坐那里。玩了几把后,老胡也不在保守了,手也搂着我老婆腰了。

  玩了一会,小苏拉着我老婆一起去了卫生间,我和老胡坐在包间抽着烟,我对老胡说:「我说的没错吧,哈哈!」老胡说:「笑什么笑,不还没搞定吗。」我说这个还不叫搞定吗?老胡说这个不叫。我说:「那这样,一会结束我到你们房间去。」老胡说:「那我呢?」我说:「你到我房间去啊。」

  老胡说:「我去你房间干嘛?」

  其实他已经明白我的意思,只是在这里故意装而已。

  我说:「我家夥是都带齐了,不是和你说了帮我们拍点唯美的吗?」老胡说:「我一个人拍?」「不废话吗!」老胡说:「照片?」

  我说:「微电影,你不是拍过吗?」

  老胡问我,「拍什么内容呢?」

  我说:「尼玛的,不是和你说过拍什么了,你老年痴呆吗?」老胡哦了一声,我说你就是太喜欢装逼了,搞艺术的人是不是都特么喜欢装逼。老胡哈哈笑了起来和我碰杯乾了一杯。

  老婆他们这次卫生间去的时间满长的,大概有10分钟左右,可能也是在聊和我们同样的话题吧。老婆她们回来坐下后,我问老婆,「你们怎么上这么久的呢。」老婆说小苏酒喝多了,在卫生间吐的。我赶快安慰小苏问她没关系吧,小苏说:「都怪你,都是被你灌的。」我说:「那都是我不好,我会对你负责的,呵呵。」老婆和小苏同时问:「你想怎么负责?」但是两人的口气是决然不同的,小苏撒娇老婆质疑。我开玩笑说:「大不了以身相许就是了!」老婆说:「你臭美样,你想许人家还不要呢!」小苏开玩笑的说:「真的啊?那你晚上跟我走咯。」我说:「就这么说了,不走是小狗。」小苏转头对老胡说:「小胡子,我晚上带他走了,你同意吧,哈哈。」老胡说:「只要他老婆同意,我就同意。」老婆听到后说:「切,我有什么不同意的,随便拿去用,用坏了都没事,你老公那我就带走了哦,哈哈!」小苏说:「好,么的问题。」我对着老婆说:「好,正好让老胡帮你拍个微电影。」我又对着老胡他们说,「就这么定了,来,大家乾一个。」大家一起笑着乾了一杯。后面就一直聊着这些话题,大家把一瓶洋酒喝完了。

  一看时间快11点了,差不多结束了,于是我们刷房卡买单走人。

  回房间的路上,老婆和小苏大声说笑着疯疯癫癫的走在前面,我和老胡在后面。老胡有点紧张的和我说:「兄弟啊,真让我帮你老婆拍视频吗?」我说:「当然是真的了!」老胡问,「她同意吗?」我说:「刚不都说好了,同意了吗。」

  老胡说:「那是开玩笑的。」

  「开个P玩笑,我认真的。」

  老胡感觉有点吃惊。不过能看出他也满向往的,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电梯,进了电梯以后小苏故意把我一拐说:「你跟我走了哦。」我笑着恩了一声,老婆也故意把老胡一拐说:「我们两个走,哈哈。」老胡也说了一声好。

  我猜老婆和小苏估计也看出来了,她们两个可能也商量过了,有了默契吧。

  出了电梯到了房间门口,我们互相开了各自的房门(我们和老胡他们房间是门对门)。老婆先进了我们自己的房间,我笑着对小苏说:「我们两走。」拉着小苏就进了他们房间。

  还没进门老胡拉住我说:「兄弟,真的啊?」

  我说:「你看呢。」

  老胡说:「那这样好不,我们都换个电话,把电话都关机了,免得有朋友打电话来说话多不方便。」他这么一说其实我就猜到了,他是怕我拿手机拍照故意这样说的,我说:

  「这样最好,我还没想到呢,我们把电话都关机,锁你房间的保险柜吧。」老胡说好。

  我回到自己房间,老婆正在上卫生间,我拿了她电话就出来了,然后和我的电话都关机让老胡和他们的电话一起锁紧了他们的保险柜。

  放完电话老胡还站这里,我说:「你站这里干嘛,还不快去帮我老婆拍微电影,不然一会都困得要死了。」老胡哦了一声去了我们房间,他出去我就把门关上给反锁了。

  (3)

  我关完门回来,看到小苏正半靠在沙发上喝水,我往她边上一座。

  小苏看我坐下对我说:「哎呀,你还真的进来了呀!」我说:「当然是真的了。」小苏说:「小胡子呢。」我说,「在我那边。」

  「她在那边干嘛?」小苏说。

  我说:「干嘛一会你就知道了。」

  说完我就用说去搂住她的头,把头伸过去亲她了。小苏把头歪过来歪过去不让我亲说:「不要嘛,这样不好,我们就聊天好不好,我求你了。」我没理会她强行的对着她嘴就亲。小苏抿着嘴不让我亲,双手还在推我。其实她是轻轻的推,故意装个矜持吧。我用舌头硬把她的嘴唇给顶开了,又顶开了她紧闭的牙齿开始舌吻了,她的一只手紧抓着我衣服,另一只在用力捏我的胳膊轻轻的往外推。

  她这样一推我反而更进了,把她整个身体给压在了沙发上。我的左手开始摸她的胸了,她也用一只手抓着我的手不让摸。

  我没去管她,强行的把手从她的T血里面伸进去掀开她的胸罩,在她的胸上来回的摸。

  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是那么拒绝了,让我任意的摸,她的乳头被我摸的相当的坚挺。我双手索性把她整个衣服和胸罩都拉了上去了,用嘴直接吮吸她的大乳头。

  她依然用手轻轻的推我的头,做出不让我吸的样子,嘴里还说,「好了,我怕你了,求你了不要了,好不好?我求你了!」我说:「不行,求我没用。」我继续吮吸她的乳头,一只手去解她牛仔裤的扣子了,她用手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解,搞了半天我还没解开,我索性用身体压住她一只手,一只把她的另一只反抓着不让她动。这样我顺利的解开了她的扣子拉开拉链,把手从她的牛仔裤和内裤里面伸了进去。

  一下就摸到她的毛毛了,继续把我手往下伸,我的天,已经全部是水了,看来她其实非常兴奋了,只是故意装而已。

  我用手指用力按住她阴蒂摩擦,她整个人一下就抖了一下,嘴里说不要不要,但是人已经开始喘息了。我为了不让她说话,又继续舌吻她,手指依然按她的阴蒂,按着按着,我一下用两根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拇指继续按她的阴蒂。

  这下小苏整个人是彻底放开了,开始叫出了声音,而且手搂着我的脖子了。

  我用手扣这她的G点按着她的阴蒂,没一会小苏整个人都抽了起来,用力的搂着我,叫声相当的大。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问了一句,「舒服吗?」

  她喘着气说:「舒服,舒服死我了,吃不消了!」我停下了下来,拿出了手,手上全是她的淫水,我在她裤子上擦了擦,双手就把她的T血和胸罩拉过她的头脱了下来,她也很配合的让我脱,然后我又把她的内裤连同牛仔裤一起给脱了下来。我又很快的把自己的衣服一下脱完了,脱完后我趴在小苏身上舌吻着她,双腿把她的双腿往外拨弄开,JJ对着的她的阴道口在轻轻的动,因为水太多了,我没用手扶着,一下我的JJ就插入了她的阴道。

  小苏「啊!」的叫了一下,继续和我舌吻,我开始来回的抽插着,小苏被我抽插的节奏一阵一阵的叫着,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腰。

  抽插了大概5分钟左右,我把小苏翻了一个身,开始从背后插她了,她头贴在沙发上,身体也前倾的趴在沙发上,而她却把臀部翘的高高的。

  我双手捏着她的臀部,在用力的抽插着她,大概这样抽插了7-8分钟左右,小苏突然整个趴了下来,我的JJ也一下从她的阴道里了滑了出来,但我能感觉到一股热的东西跟着我的JJ流了出来,我知道这个是她的淫水,她高潮了,她趴在沙发上抖动着身体发出沙哑的喘气声。

  我又把她翻过身来,把她转了一个90度,把她双腿拉到沙发边上。我跪在沙发边上,她叉着双腿,我继续的把JJ插进她的阴道双手按住她的胸部开始快速抽插。

  小苏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张着小嘴在大声的叫着,完全已经在享受着被抽插的感受了。

  抽插了大概10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用手指按住她的阴蒂开始加速抽插。小苏被我这么一按,双手扶住沙发,整个人突然抬了起来,张着嘴睁着眼一副痛苦的表情看着我,叫声已经感觉连不上来了,身体绷的紧紧的。

  我看到她这样的表情,也是血液冲头,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手指摩擦她阴蒂的速度也加快了。

  突然小苏说了一句,「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叫声也失控,带着哭腔的惨叫了起来。

  被她这么一叫,我也没控制住,一下射了。而我射的一瞬间,小苏在用她的阴部不停的顶我,似乎是在吸着我的精液。

  射完后我刚趴在她身上,她立刻就抱住我的头和我舌吻,手在我全是汗水的背上来回的摸。

  几分钟后,呼吸已经平复了下来,我看着小苏说:「去洗洗吧!」她恩了一声。

  我拉起她一起去了卫生间,进去后她坐在坐便器上头朝下弯着腰,我是直接淋浴房冲洗了一下,洗完后她姿势依然没变的还是坐在坐便器上。

  我裹上浴巾出了卫生间,点了支烟躺在床上。

  一支烟抽完后,小苏洗完了,也裹着个浴巾摇摇晃晃的出来了。她没有直接来床上,而是走到冰箱那里拿了一支冰红茶喝了起来,我说帮也拿一支。她拿了一支递给我,我顺手就拉住她,把她拉到了我的怀里,顺手就去扯她的浴巾,她用手拉着浴巾说不要。

  我强行拉开了她的浴巾,手摸着她的胸部,她一开始还抗拒了一下,但是被我拉到怀里后,她也就没在抗拒了。

  小苏靠在我怀里说:「你是不是在外面经常这样?」我说:「那倒不是,就是对你。」她说我骗她,我也没理会她,低下头开始舌吻她。我一边舌吻着她,一只手摸着她的胸部,搓揉她的乳头,一只手把我的浴巾拉开了,拉着她的手放到了我的JJ上。

  她慢慢的摸着我的JJ,舌吻了一会,我用手按住她的头往我的JJ上送,她也很配合的顺着我的手到亲到了我的JJ开始帮我吹了起来。

  吹了大概2-3分钟,我把她的腿往我的头部拉,她就慢慢的移动了过来,一只腿夸过我的头部,我双手拉开她的阴唇,开始舔舐她的阴蒂。

  这样互相舔舐了一会,我把她翻过身来准备插入,但是我的JJ一下软了下来,我和她舌吻着,用手让她摸着我的JJ帮我搓揉。

  摸了一会我硬了起来,对着她的阴道一下就插了进去,她也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大声的叫着。我一直没有换姿势,因为喝完酒又刚射过一次加上剧烈运动,我怕JJ拿出来以后我会软掉。就这样我抽插了大概20多分钟射掉了,中间她可能有2次高潮吧。

  射完后,我没有爱抚她,而是拔出JJ拿着浴巾就去卫生间冲洗了,洗完出来后,她也起来去卫生间冲洗了。

  冲洗完出来后,小苏直接来到了床上躺倒了我的身边,我搂着她瞎聊了一小会,她慢慢的进入了梦想,我看她睡着后,打开了老胡的电脑,想看看有什么好的照片发点到我邮箱,可是非常让我失望,他的的很多资料夹都加密了。

  我尝试着输入了几次老胡和小苏的生日都是失败了。只有七八张小苏的睡衣照,我也不管了,先发送到我的邮箱再说。

  发完后我关上电脑,回到床上打开电视,脑子里想着对面的房间,老婆和老胡现在在干嘛呢。慢慢的我也搂着小苏睡着了。

  房间电话突然响了,我拿起电话一接是老胡打过来的。

  老胡电话里说:「起来开个门,我过来。」

  我迷迷糊糊的起来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淩晨4点多了,我穿了内裤就去开门了,打开门老胡已经站门口了。

  老胡看了我一下,什么也没说就进了房间,我去卫生间洗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清醒。出来看老胡坐在沙发上,我也过去坐下了,老胡发了一支烟给我。

  一开始都没说话,我把烟架在烟缸上去穿衣服,边穿边问老胡:「帮拍的视频吧?」老胡恩了一声。

  我们也没在多说话,烟抽完,我说我过去了,困死了,老胡也没说话就恩了一声,我说把手机拿下,老胡打开保险柜把我们手机拿了给我。

  我离开老胡他们房间,按了我们自己房间的门铃,老婆把门开了一点,露个头一看是我,就放开门跑了回去躺在了床上。老婆是光着身体的,所以只开了一点门。

  我关上门回到房间后,看到摄像机还架在三脚架上,相机在床头柜上,茶几上还有半瓶没喝完的洋酒(房间酒柜里面的酒)。

  我在冰箱里拿了一支矿泉水,点了一支烟到靠在床上。老婆看我靠在床上,她翻过身来,头靠在我胸口,从我手上了过了香烟抽了一口又放了我嘴上,然后就紧紧的抱着我,什么话也没说。

  抽完烟,我脱掉了衣服睡了下来。老婆抱着我靠在我胳膊上,一只手去摸我的JJ,摸了半天我都是半硬,老婆又开始帮我口交,她口交着我我还满硬的,但是她一停下来我就慢慢的软了。

  老婆应该也感觉到了,她停了下来,又靠在我身上,手抓着我的JJ有点不高兴的说:「看来你还满用工的吗?」我知道她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我说:「今天酒喝的有点多,真是累了,早点睡吧!」老婆没回答我话,转过身背对着睡了,我关了灯睡觉了。

  一觉睡到早上11点多才醒,起床后我洗了一下澡,老婆洗澡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老胡,问他们起来来了没,他们说也刚睡醒,我说那一会餐厅见吧,打完电话我收拾了一下东西。

  老婆洗完出来后休息了一会,我和老婆也没说昨晚的事。

  休息了一小会,老婆穿了衣服简单的化了点淡妆,我又打电话叫老胡出来,老胡说他老婆刚起来在洗漱,我说那我们餐厅见吧,于是我和老婆就先去了餐厅,坐下十多分钟后老胡夫妻来了。

  刚开始坐下好像觉得有点尴尬,尤其是老胡,眼神都不和我对,我们随便点了几个菜,都没怎么说话。

  我看老胡打了一个哈欠,问老胡昨晚没休息好吗,老胡说迷迷糊糊睡的不是太好。不知道他是兴奋的没睡好还是纠结的没睡好。

  我又问小苏:「嫂子,你休息的还好吧!」

  小苏也识趣的答我的话,「还好,不过昨天给你们灌多了,断片了,都不记得怎么回房间的了。」我知道她这个是故意说的,我笑笑说:「是啊,我老婆也是喝大了,也断片了,刚早上问她昨天的事都不记得了!」说完小苏和我老婆互相看了对方都笑了起来。

  老胡那不识趣的东西居然还问我老婆真的喝断片了吗,我老婆回答他说,「是啊!真的喝的不记得了,就记得唱歌了,后面完全想不起来了,下次不能这样喝了。」我端起茶杯对老胡说:「来!喝口茶。」和他碰了下茶杯他才反映过来,说:「是啊,下次不能这样喝了,喝多了误事。」这个圆场打完后,大家没一开始的尴尬了,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吃饭的时候说了下午的安排。

  吃完饭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我接到了老妈的电话,说儿子急性肠胃炎去医院了,我和老胡打了一个招呼,说不能陪他们了,要回去看儿子,让他们自己在这里玩,明天让他们自己叫度假村的车去机场了,让他们走的时候把房卡交服务台就好了。(因为是度假村VIP,所以可以不用现结)老胡夫妻也让我们赶快去医院看儿子去,我和老婆回到房间拿了东西就匆匆的赶了回去。

  星期一上午我打了电话给老胡,客气的说了下不能送他们的话,他们也关心的问了一下我儿子。

  下午接到老胡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到了,然后聊了一小会,小苏接过电话也和我寒暄了一会,我依然的和她电话里开着玩笑,然后又和我老婆电话聊了一会。

  我和老婆也没提那天的事,每天公司,家,应酬和往常一样的忙碌着,就好像那晚的事从来就没发生过。

  (4)

  正好周末在家没事,老婆带儿子去逛街了,把这个和大家分享完吧,下周公司要忙就没时间分享了,因为有影像记录,所以写的有点长咯!

  我们回来后都没谈及那晚的事,直到有晚请客户都喝的有点小晕,回家洗完澡和老婆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老胡的电话,老胡让我买点我们这里现做的特产给他邮寄过去,说他在网上买的都没那家的口味好。

  打完电话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和老婆聊着聊着聊到了那晚的事。

  老婆先问我老胡有没有和我说过那晚的事,我说没有,老婆又问我那晚我在房间是我主动的还是小苏主动的。

  我说好像是她主动的吧,不太记得了,老婆说我少来,说我最少三次,不然不会回来硬不起来的。

  我说真没有,然后把那晚在小苏房间大概说了一下,基本都是说小苏主动,没多大意思之类的话,老婆听了后也不是太相信,也没多问了,其实就算问我也基本是乱说的,她也不会知道。

  我又反问老婆,老婆也和我装,说她也记不清了。

  我就问老胡是不是帮拍了,老婆说是,我说是不是从头拍到尾,老婆说好像是吧。

  我说那我去看看去,老婆不让看,叫我删掉去,我敷衍了她一下,说明天再删吧。两人就爱抚了一下,做了一次就呼呼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比较早,洗漱完后吃了两片面包就拿着摄像机和相机的记忆卡去了书房,把里面的影像给拷贝到电脑上来了。

  老婆起来后洗漱完准备回父母那里接儿子出去玩的,可是下雨也就取消了计画。

  下午没事在书房看了老胡那晚拍摄的影像,看的时候,老婆来书房送切好的水果给我,看到我在看,揪了一下我耳朵说我变态。

  我顺手把老婆拉坐在我腿上一起看了起来,看着还问着老婆细节,老婆一开始还不愿意说,慢慢的老婆跟着画面也说了中间的细节!

  两人进了房间后,老婆坐在沙发上拿了一瓶饮料在喝,老胡比较尴尬,不知道要干嘛。于是老胡拿起摄影器材开始摆弄起来。

  老婆看到他拿器材后,问了一句,「真拍啊?」老胡说:「是的,刚不就说这个的吗,不过你老公的这套家夥很不错,完全不输专业的。」老婆对老胡说:「他还专业?他这些东西纯属浪费钱,就是出去装逼用的。」老胡听完了就是笑笑也没说什么话。老胡用三脚架放好摄像机和相机,试了一下遥控器,镜头对着老婆拍了一下效果,就又没话说了。

  这里开始,就可以看着影像知道了后面发生的一切了!

  两人可能都感觉到有点尴尬,老婆问老胡,「晚上没喝好吧,要不要再喝点。」老胡说好再喝点。老胡去酒柜拿了啤酒,老婆说她晚上不喝啤酒,不好消化,容易生肚腩。老婆自己去拿了一瓶洋酒,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喝起酒聊了起来,喝点就话题也就好聊了,老胡也没那么尴尬了。

  老婆点了支香烟,老胡说:「你抽烟你老公不管呢吗?」老婆说,「不管。」老胡又说,「不过抽烟的女人有味道,但是不能抽多,抽多了不好。」老婆说:「平时不抽,就是喝酒的时候抽两支。」老胡哦了一声和我老婆碰了个杯,两人乾了一杯。老婆的酒杯是一口杯。

  老胡问:「你老公是不是经常帮你拍照片和视频?」老婆说:「是呀!」老胡又问,「一般都拍什么类型的呢?」老婆笑着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老胡也笑了起来,两人又碰了一下喝了一杯。两人又随便瞎聊了一些话题。

  这里就不多说了省去几百字吧。

  不一会老婆已经喝了小半瓶了,烟也抽了三四支了。

  老胡说:「你这个衣服穿的满诱惑的人,晚上你已经走了好几次光了。」老婆说:「这个衣服鞋子都是瞎买的,就是淘宝货,只能穿着玩,正式场合不能去的。」老胡说:「不是的,我看着很好看,而且这个黑色的非常衬托你的皮肤。」老婆被他这么一说笑了起来,说老胡瞎说。老婆还故意的把翘着的腿换了一下,完全走光露出了内内。

  老胡笑着说:「你这样太诱人了,简直是挑逗的人都受不了了,就好像很多年前看的一部老美的电影一样。」老婆有点害羞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对着老胡笑了一下。

  老胡说:「你们一般都怎么拍的呢?」

  老婆说,「都是瞎拍的,想到哪里就拍而已。」老胡说:「那我就用专业来帮你拍了哦!」老婆笑起来对老胡说:「你刚不是一直开着的吗?看来你也是经常拍吧,呵呵。」老胡说:「真没有,我们工作室都是帮人拍摄一些封面,平面之类的,偶尔有一些泳装和内衣而已。」老婆说:「你就别解释了,拍就拍就是了,我又不会和小苏说的,难道你没帮小苏拍过?」老胡笑笑说:「那倒是有。」老婆说:「那不就行了,还在这里装逼。」

  老胡说:「那我就专职做回导演帮你拍了哦!」老婆说:「随你。」可能是因为老胡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故意的开始又找我老婆乾了两杯酒,可能他想让我老婆喝大了吧。

  老婆也感觉出他的意图了,老婆把两腿叉开翘到了沙发上,完全露出内裤和老胡说话,老胡说,「你这个网袜真好看,尤其是你穿的内裤,看的让人欲火焚身。」老婆说:「看你样子也没烧起来吗。」老胡笑着说:「那我要好好帮你拍拍,太诱惑人了。」老胡应该是拿起了摄像机从头拍到脚,拉近镜头在拍,老胡边拍嘴里边说太诱人了这类恭维的话。

  老婆被他这些话语说的可能也兴奋了起来,开始配合着老胡的拍摄,老婆转过身来跪在沙发上,拉起了衣服把臀部左右摇晃对着老胡让老胡拍,还不时的用手拍打自己的臀部挑逗了起来。就听到老胡说:「你这个臀部太美了,没人能拒绝的了。你这个身材要是跳起舞来,那绝对是相当诱惑人呢!」老婆说,「是吗?」老胡说:「当然了,要不你来一段。」老婆笑嘻嘻的翻过身,坐了下来喝了一小口酒,然后去拿了IPAD放了一首慢歌,老婆随着音乐开始扭动了起来,跳起了诱惑的艳舞,做着各种诱惑的动作。

  老胡估计看的应该是口水都流下来了,他拿着摄像机开始围着老婆从各种角度拍摄老婆跳艳舞。

  看到这里,我用手捏了一下坐在我腿上老婆的大腿对老婆说:「哟,你还满淫的吗?」老婆说:「你不喜欢吗?」我说:「喜欢是喜欢,但是你不能对别人淫。」老婆对着我耳边轻轻的说:「那我以后就对老公你一个人淫。」我捏了捏老婆的嘴巴子说,「你个小骚货。」老婆好像似乎很喜欢我这样说她,撒娇的靠在我肩膀上继续往下一起看。

  老婆跳了一会又坐回了沙发上,右手做扇子在扇说:「好热啊!」老胡接话说:「既然热,就把衣服脱了就是了。」老婆故作害羞的样子说:「不好吧!」老胡说:「没什么不好的,热了就脱掉吗。」老婆腼腆的笑着说,「那我脱了哦!」

  老胡,「恩。」

  老婆慢慢的把衣服从头顶上拉了过去脱了下来,就剩下胸罩,内裤和裤袜坐在沙发上了,老婆把脱下的衣服往边上一丢,拿了一张抽纸擦了一下汗。擦完后点了一支烟。

  老胡说:「你这个身材真是没话说,不像我帮人拍比基尼的那些模特,个个瘦的都和僵屍差不多了,看的都有点倒胃口。」老婆说:「你就逗吧,身材不好能做模特。」老胡说:「是真的,上次你老公出差来我还带他去看的呢,不信你去问问你老公去。」老婆说:「哟,你还带他去看这个呢,他从来没和我说过。」老胡笑了笑了又和老婆碰了杯喝了一小口。

  老婆抽着烟问老胡,「我们这样说话,算现实版的裸聊吧?」老胡说:「这个算什么裸聊,你不还穿着内衣吗,不过我还真想和你裸聊呢,要不我们就裸聊吧!」老婆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变的兴奋和乱了起来了,她已经渴望在男人面前暴露自己了。于是老婆把烟头掐掉,脱下了内裤解下了胸罩,老婆刚要脱裤袜,老胡说,「不要脱这个,这个穿着看的性感有情趣。」老婆听了老胡的话,没有脱下裤袜,有点不好意思的赤身裸体的坐在沙发上了。

  老婆脱完后裸着坐在沙发上笑着对老胡说:「这下算裸聊了吧,不过你没脱哦。」老胡急着说:「我脱我脱!」说完老胡应该是把衣服脱掉了。

  因为他一直在拍没出现在镜头里,就听到老婆说:「这下还差不多,不然我亏大了。」老胡笑笑说:「我帮你好好拍哦,你的身材真好啊,来!把腿打开拍个特写吧!」老婆笑嘻嘻的把腿打开,让老胡近距离的拍着她的BB。

  老胡边拍边赞美说道:「你这个B真是太诱人了,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了。」老婆被他这么一赞美,人有点飘飘然了,自己主动的用双手扒开BB让老胡拍。

  老婆不光扒开BB,而且用手拉开阴唇用手指摩擦阴蒂在老胡面前展示着。

  老胡就是一个劲的说着一些赞美的话,女人是越被赞美越兴奋,开始用两根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开始自慰起来找G点了,屁股还不停的左右晃动并伴随着喘息声。

  就听到老胡说:「哎呀,我简直快受不了了,看的我好想去摸摸。」老婆笑嘻嘻的说:「切,别光说不练呀,来呀!」我和老婆看到这里,我对老婆笑说:「你个小骚货,还主动让别人来摸你是吧!」老婆什么话也没说把头往我怀里一靠,我手往老婆阴部一摸,已经全是淫水了,老婆顺势把两脚翘到了电脑桌上,叉着双腿整个人靠在我怀里。

  当时我都觉得我真的很变态,我居然揉捏着老婆的乳房扣着老婆的穴在观看着别人玩弄着老婆的骚BB,女人一旦淫荡起来,真是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

  老胡把摄像机固定了一下,老婆也坐正了在沙发上,叉开双腿等着老胡。

  老胡坐到了老婆的边上,他用一根手指在老婆的阴道口摸了一下,沾了一点淫水然后就去用手指轻轻的在阴蒂上敲打着而不是摩擦着。原来老胡是TM老手,真是搞艺术的喜欢装逼。他敲一下老婆身体,就跟着抖一下并发出嗲的叫声,就看到老婆的阴蒂被他敲的已经完全的勃起了。

  老胡问我老婆,「舒服吗?」

  老婆说:「舒服。」

  老胡这个时候停下了敲阴蒂,用中指插入了老婆的阴道找G点了,没想到,老胡一下就找到了G点开始快速的扣动了起来。

  老婆被他扣的已经用力的绷起了腿,双手开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胸部搓揉了起来,张着嘴一副痛苦而又舒服的表情,用迷茫的眼神注视着老胡发出一阵阵的淫叫声。

  没一会老婆推开了老胡的手,头用力的顶着沙发抬起了抽动的臀部闭着眼睛发出沙哑的叫声。

  老胡用手拍了拍老婆的胯骨,老婆似乎很明白老胡的意思,主动的翻过身来叉开双腿跪在沙发上,用手从下面搓揉着自己的阴蒂。

  老胡则拿起了摄像机开始各角度拍特写了,然后又把摄像机架在那里后又来用他的手指摸了一下老婆的阴道口,也是沾了一点淫水后,开始在老婆的肛门上慢慢的摸。

  突然老婆叫了一下,身体也抽紧了一下,老胡的手指插入了老婆的肛门。看来果真是老手。老婆也很享受着被他手指插入肛门的感觉,自己摩擦阴蒂的速度也加快了,而且叫声也越来越淫荡了。

  不一会,老婆整个人趴了下来,老胡的手指也拿了出来,应该是老婆吃不消了才停下来的。

  我和老婆看到这里,老婆也被我扣的吃不消了在抽搐,差点把电脑桌都踢翻掉了,我把沾满老婆淫水的手指放到她嘴里让她吮吸,老婆从我腿上来拉下我的睡裤,跪在我面前卖力的帮我吹了起来。

  老婆翻过身来,躺在沙发上,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兴奋中恢复过来,还在急促的喘着气息。她抽了两张抽纸把自己的淫水给擦了擦。

  老胡说:「舒服吧,来给我帮你拍个特写。」

  老婆按照老胡的话,用双手拉开阴唇让老胡拿着摄像机在拍她BB的特写。

  老婆突然问老胡一句说,「我骚吗?」

  因为平时老婆算是比较矜持的,但是一但到了床上了,完全就是平时判若两人,尤其是喝完酒的情况下。老胡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说了一句不骚,没有按老婆的套路答话,老婆可能有点失落吧,有一点点不高兴的说:「不要拍了,我要去尿尿了。」说完站起来就去卫生间了。

  老胡是个聪明人呢,应该感觉到了,他拿着摄像机跟着老婆去了卫生间。

  老婆看到老胡跟着她来了卫生间说:「你来干嘛?」老胡说:「来看你小便啊!」老婆说:「不要,你变态呀。」老胡说:「我就对你变态,我就要看看你这个骚B小便的样子。」老婆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就往坐便器上一坐,老胡说:「你这样,我怎么看!」老婆笑着说,「不给看!」老胡说,「我要看。」

  老婆刚准备蹲在坐便器上,老胡拉着老婆到了浴缸边上,老胡说:「你蹲着浴缸上面小便,我看的清楚也好拍。」老婆嘴上说:「老胡你果然变态啊!」但是还是笑着蹲到了浴缸上。

  老婆双手放在膝盖上往外扒着,笑着对老胡说:「你这样看着我,我尿不出来呀。」老胡说:「你就当我透明人就是了。」说完还嘘嘘吹了两声。

  七八秒后,老婆哗一下尿就从尿道喷了出来,老胡说:「力道好大,看来你身体相当不错。」老婆被他说的害羞的低着头傻笑,笑的尿液跟着一顿一顿的。老婆又用两根手指把阴唇扒开露出尿道,把剩下的尿液一阵一阵的给尿了出来。

  视频看到这里,我已经被老婆的放荡样刺激的相当兴奋了,加之老婆在帮我吹着已经硬棒棒了,我拉起老婆让她趴在电脑桌上,从背后提枪就插入了老婆全是淫水的骚穴。而我看着电脑上,老婆在别的男人面前展示着自己的骚穴和淫荡的样子,心里虽然极度兴奋,但是总觉得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所以在抽插老婆的时候,没有平时那样的温柔了,我双手从背后用力的捏老婆的双乳,并用力捏着老婆的乳头往下猛拉,捏的老婆可能疼,但是她并没有不让我捏,而是回头带着疼苦的表情看着我。

  我看到老婆这幅淫荡的表情,我是又爱又有点恨,用手用力的抽拍着老婆的臀部,她的臀部被我抽刷拍的全是五指印。

  我把老婆翻过身来,让她躺在电脑椅上,我从正面开始抽插她,双手用力的抓捏她的乳房,被我抓的血印都出来了。

  我嘴里冒了一句,「你个骚货!」

  没想到老婆居然接我的:「我就是老公的骚货,我就喜欢老公干我骚B,老公想怎么干我就怎么干,我都听老公……」被她这么发嗲的一说,我浑身充血一下就射了出去,射完我趴在老婆身上,老婆在我耳边喘着气说:「老公今天真野性,干的我舒服死了。」我说你个淫娃荡妇,老婆说:「我就是老公的淫娃,就是老公的荡妇。」我拔出JJ对着老婆的嘴就送了过去,老婆一口含住我的JJ舔舐,把上面的精液和她的淫水舔的乾乾净净,舔完后我拉着老婆一起去冲洗了一下,洗完我先出来接着往下看。

  ***    ***    ***    ***老婆尿完后,拿淋浴头冲洗了一下BB,笑着对老胡说:「被你看的害羞死了!」老胡说,「哪里有。」老婆没在说话,冲洗完就出去了,老胡也顺便冲洗了一下JJ,拿着摄像机跟着也出去了。

  老胡出来后,老婆已经躺在了床上了,老胡拿过三脚架把摄像机架上并拿了相机准备双机位拍摄了。

  老婆看着老胡在摆弄器材,自己用手摸着自己的阴部,发出发嗲的叫声在挑逗老胡。

  老胡拿着相机上了床,老婆看到老胡上来后,故意把腿叉开给老胡拍。

  老婆说:「你还真专业,你拍到现在不累吗?」老胡这个时候估计已经摸准了我老婆的心里了,说话也开始不拘束了,按着我老婆饮酒放纵后喜欢听的话说:「有你这种淫娃骚妇,我再也不会累的啊。」这个话老婆听了似乎很受用,老婆说:「那你喜欢我这个骚妇吗?」老胡说:「当然喜欢咯!」老婆又说,「你骗人!」老胡说:「真的!没骗你。」

  老婆说:「你少来,你要是说的是真的,那还在这里瞎拍什么。」老胡说:「我没瞎拍啊,我是在欣赏你这个既美丽又诱人的骚BB啊,呵呵……」老婆发嗲的说:「切,那既然像你说的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来舔我的骚BB呢,嘻嘻……」老婆居然会这么直接了,老胡听到这个话,放下了照相机,趴到了老婆双腿下面开始舔舐老婆的BB了,老婆被他舔的叫声连连,还听到吮吸的声音,应该是老胡在吸老婆的阴蒂,老婆也被他吸的很舒服。

  老胡吸了一会停下说,「舒服吗?」

  老婆摸着老胡的头说:「舒服,舒服…不要停,不要停……」不一会,老婆一只手抓起了床单,头顶住了枕头胸部向上顶了起来,发出了沙哑的长叫声,应该是被舔到了高潮。而老胡这个时候依然没停,还在继续舔着,老婆这个时候用手推开了老胡的头,整个身体都在抽搐着狂叫。

  十几秒后,老婆起身了起来,把坐在那里看她抽搐的老胡推睡了下来,用手抓住老胡的JJ开始搓揉了起来。老婆用手搓揉着老胡说:「想不到原来你这么会调情。」老胡说:「哪里有啊,是你的B太诱人了,我情不自禁停不下来的,换成任何人都这样的。」老婆说:「什么换成任何人,你当我什么呀?只有我老公一个人舔过我,你是第二个舔我的男人。」老婆这个是故装清高说的假话。

  老胡说:「哎哟,那我真是太幸运了,我真羡慕小军(老胡对我的称呼)。」老婆说:「你羡慕他什么?」老胡说:「我羡慕他有你这样如此激情的老婆啊!」老婆哈哈笑了一下,老胡又说:「你是今天喝完酒变的这样的骚还是平时都这样呢?」老婆说,「你猜。」老胡说:「我哪里能猜到。」

  老婆说:「那你是喜欢骚的呢还是文静的呢?」老胡说:「平时当然喜欢文静的了,但是床上哪个男人不喜欢骚妇呢!」老婆说:「那不就得了。」老胡说:「那你能把你对小军的骚劲也让我感受下吗?」老婆笑着说:「我怕你受不了!」老胡说:「就是受不了我也要感受一下。」老婆呵呵笑了一下,把话题一转对老胡说:「你JJ流水了哦!」老胡说:「看到你自然就流水了,不过你流的水比我多哦,哈哈!」老婆用力捏了一下老胡的JJ,把老胡捏的叫了一下,老婆说:「原来你是个闷骚男呀!」老胡起身拿起了摄像机从他的角度开始拍了起来,老胡说:「闷骚男碰到你这样的骚妇我也只能流水了,哈哈,来,小骚妇让我感受一下你的骚劲吧。」老婆笑了一下用她那淫荡的眼神看着老胡手上拿的摄像机,老婆把头对着老胡的JJ伸了过去了,没有一下含住JJ,而是伸出舌头在老胡的JJ马眼上来回的搅动,把老胡流出的水都给舔了乾净,慢慢的舌尖下滑舔舐整个JJ,上来左右来回的舔。

  老婆又把舌尖舔到了老胡的蛋蛋上,舔了几下后,她把老胡的两个蛋蛋一起包到了嘴里用力的拉扯,老胡被拉的哦的叫了两声。老婆松开老胡的蛋蛋,用手搓着他的JJ笑眯眯的说:「不会这么快就受不了吧。」老胡说:「不是,是你的功夫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老婆笑着说:「是吗?这才哪到哪。」说完老婆用舌尖又舔老胡的蛋蛋,慢慢的从JJ根部一直到龟头,在马眼上饶了两下,就把老胡的JJ全部包到了嘴里,开始上下吹了起来。

  没吹几下,老婆包住JJ的最突然不动了,两边的嘴巴子开始瘪进去了,老胡也开始了男人的叫床了,老婆这个时候一定是在吸老胡的JJ了。

  我老婆的口活是相当厉害的,可以这么说,甩外面做事女的几条街,尤其是她的吸,把你整个JJ包在嘴里用力的吸,而且舌头还不停的在马眼上搅动,定力稍微差点的,立刻就能射出来。我每次被老婆这样吸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和精子要被她吸空了一样。

  老婆捏紧了老胡JJ的根部,嘴吸住老胡JJ向上猛的一拔,「砰」的一声小响就和活塞拔出来的声音一样,老胡「哦」的一声长叫胯骨抖动了几下,老胡说:「你哪里是人啊,你简直就是一个尤物,任何男人都愿意为你精尽人亡的,你这个都是哪里学的啊?」老婆舌尖在他JJ上饶了两下,咽了一下口水笑嘻嘻的说:「没学呀,都是在我老公身上研究出来的。」这点到是事实,我老婆是个心比较细的人,每次帮我口活的时候,她都会把手放在我的小腹上感觉我呼吸的变化,我呼吸只要一加快,她就会知道怎么帮我口活我会舒服,久而久之她也就知道男人JJ哪里敏感,怎么帮我口活我会舒服和受不了了。

  老胡说:「你这招太厉害了,你要是再来一下,我简直快奔溃了。」我猜老胡说这个话其实是反话,就是想要老婆在帮他这样来几下。果不其然,老婆听到这个话说:「那我就让你奔溃一次。」说完又连续帮老胡来了几下,每次老胡都是兴奋的人在哆嗦。这招最关键的就是手一定要把JJ根部捏的紧紧的,让JJ完全充血,拔出来后舌头一定要在马眼上来回的舔,整个JJ都在麻木的时候,捏住的手一下松开,那简直是舒服的要死,各位朋友可以让自己的老婆用这个方法试一下,保证你们爽到家。

  老婆又帮老胡口活了一会,老胡放下了相机坐起来抱着我老婆把她放倒了下来,老胡趴在我老婆身上舌吻了起来,老婆的双腿也叉开的很大等待着老胡的插入。

  ***    ***    ***    ***这时老婆洗完吹完头发进来了,对我说:「你还在看呀!」我恩了一下,以为老婆会走呢,没想到老婆往我腿上一坐,搂着我脖子拿了一个水果喂我吃,还帮我点了一支烟和我一起看了起来。

  老胡趴在我老婆身上,但是他没有很快插入,他在亲吻着老婆的耳垂,JJ在老婆的阴道口来回的晃动,好像是在故意挑逗着一样。

  老婆被他亲吻着耳垂,发出轻微的喘气声。老婆突然哦了一声,老胡的JJ插了进去了,老胡并没有快速的抽插,而是慢慢的抽插,老婆也跟着他的节奏喘息着发出阵阵的轻微叫声。

  老胡把我老婆抱的很紧,一只手在搓揉着乳房抽插着,老婆闭着眼睛享受着老胡抽插给她带来的舒服感。

  老婆这个时候腿抬了起来叉开的很大,手也开始从老胡的背部和臀部间来回的抚摸,另一只搂住老胡脖子的手也越来越紧,似乎是在提醒老胡加快抽插的速度。老胡不但没有加快速度,反而是停停顿顿的抽插。估计是怕速度快射掉吧。

  老婆被他这样的速度抽插并没有太兴奋,只是两人紧紧搂着,老婆微微的发出叫声而已。

  这样抽插了大概4-5分钟左右,老胡抬起我老婆把姿势移动了一下,90度的转了一下,让老婆的头靠在了床边上更接近架在那里的摄像机了。老胡直起身子,双手在老婆的膝盖上向外扒开老婆的双腿,把他的JJ又插入了老婆的阴道,这次老胡的抽插速度明显的加快了点。

  老胡的双手又放到老婆的双乳上开始用力的抓了起来,老婆的叫声也明显的大了起来,老胡抽插着说:「抬头看镜头,镜头就在你头上面。」老婆抬起头看了后面的镜头,而就在老婆看镜头的时候,老胡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老婆被他这个突然的加快,表情也变了,眉头也皱了起来,嘴也张开叫声也大了。

  老婆被他快速的抽插把脸转过来对着他的时候,老胡立刻又用手把老婆的脸推着对着了镜头,然后又用力的捏老婆的乳房。老胡这个举动我猜他是故意,他知道我回来会看这个视频,他可能就是想让我看到我老婆在他胯下被他干的淫荡样子吧。

  老胡趴在老婆身上抽插着,用手扶住老婆的头对着镜头舌吻,一只手狠狠的抓捏老婆的一只乳房。老胡用扶着老婆的手在老婆的嘴巴上拍了两下说:「小贱货舒服吗?」听到这个话后我觉得很惊讶,平时内向文绉绉的老胡怎么会这样说,转脸看了一下老婆,老婆看我看着她也有点吃惊的看着我说:「老公,我不记得了。」我没说话,老婆看到我没说话搂着我的脖子摇了两下说:「老公,别气呀,我真是不记得了!」我就回了一句,「好了好了!」不说了故意装着有点生气的样子,看到老婆有点吃惊和紧张的样子,我估计应该是断片了。老婆帮我又点了一支烟,然后靠在我肩膀上歪着头继续和我看视频。

  老婆听到老胡这样问,跟着就说,「舒服。」

  老胡又说,「哪里舒服?」

  老婆说:「哪里都舒服。」

  老胡又说:「还想要吗?」

  老婆说,「要!」

  老胡问:「要什么?」

  老婆说:「要你!」

  老胡说:「要我什么?」

  「要你鸡巴。」老婆说。

  老胡说,「什么鸡巴?」

  老婆顺着老胡的话就说,「要你的大鸡巴。」

  说实话,这个纯碎是老婆按他话说的,老胡的JJ和我比还真没我的大。

  老胡说:「要我大鸡巴干嘛?」

  老婆说:「要你大鸡吧干我。」

  「干你哪里?」

  「干我B。」

  「干你什么B?」

  「干我骚B。」

  「有多骚?」

  「要多骚有多骚。」

  两人一串对话听的我觉得老胡似乎有点变态,也可能是老胡故意的吧,这个也许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老婆靠在我肩膀上对我说,「老公,不看了,好不好?」可能是她真的断片了,不知道后面她会做出什么说出什么吧。我没理会老婆只是在她头上摸了两下。

  老胡这个时候抽插速度很慢但是幅度很大,很用力的抽插,每抽插一下老婆就大叫一声。

  老胡抽插了几下抱起我老婆,让我老婆在上位了,老胡还特意往摄像机前靠近了。老婆在上位后,老胡的手用力的抽打着老婆的臀部,老婆好像很喜欢被他抽打的感觉,反而是加速的动了起来。老胡的双手抽打了几下后放在老婆胸前应该是抓胸部。因为是背身,所以看不到。

  老婆上位快速的前后摇动,就听到老婆撒娇的叫了一声疼后,就看到老胡的双手放了下来,我估计应该是老胡捏老婆乳头捏的太用力了吧。

  看到这里的时候,老婆对我说:「老公不看了,好不好?」我问,「为什么?」老婆说:「我这里完全不记得了,真的,我不知道会说什么,怕老公生气。」老婆应该说的是真的,前面喝了不少酒,而且回到房间后又喝的洋酒,加上刚一阵剧烈运动,血液回圈的快应该是彻底上头了,这个时候应该是断片了。我老婆这点我是知道的,她一但酒彻底上头了是什么事都敢做,叫她干嘛她就能干嘛,属于你把她卖掉了她还帮你数钱的那种。

  我对老婆说:「我不生气的,喝完酒的事都不算数的,没关系!」这样说也是给我自己找台阶下,因为我经常在外面玩过回来被发现了都是说酒喝多了不记得了。

  老婆被我这么一说,害羞的往我脸上亲了下,歪着头看着电脑,估计老婆其实也很想知道她后面会怎么样吧。

  老胡放下手抱着老婆的臀部来回的动,没动几下,老胡按住了不让老婆动了在和老婆亲吻着。

  可能是因为他快射了,所以不让动了吧。

  老胡又把老婆平放着躺了下来,他的双手抓着老婆的双脚向上叉开的抬了起来,他俯下头伸出舌头从老婆肛门一直舔到阴蒂,来回舔了好几下,老婆被她舔嘴里直喊要。

  老胡并没有插入,而是侧躺在老婆的右侧,一只手搂着老婆的颈子,把老婆身体往左边顶了了起来正好大半个正面对着镜头。

  我以为老胡是要从侧面插入呢,结果不是,老胡用他的右手手指插入了老婆的阴道,拇指按住阴蒂开始扣G点了,速度相当的快,老婆被她扣的整个人都绷的很紧,手的五指用力的叉开着,闭着眼睛张着嘴脸部表情都扭曲着大声的叫着。

  十几秒后老胡迅速拔出手指,老婆整个人都向外绷了开来,身上所有的肉都绷的紧紧的,老胡又用手在老婆的阴户上按了两下,毎按一下,老婆臀部都抖动一下,嘴里着舒服。看来平时装逼的老胡日本真的没白留学,相当的老道。

  老胡又重复着来了了几次,每次老婆的都是欲仙欲死的感觉。老婆叫的气都快喘不上来了,而老胡缺对着镜头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告诉我,你看你老婆被我搞的如此疯狂。

  老婆带着哭腔结结巴巴的说:「不……不要停……我还要……」老胡用他刚刚扣G点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到了老婆的嘴里,老婆开始吮吸起手指来了。吸了几下,老婆用手拉着老胡的手又放到了自己的阴户上。

  老胡还是先在老婆的阴部上拍了两下,然后把手指有插入了阴道,但是他并没有快速的扣动,而是慢慢一下一下的扣动,他的另在老婆颈子下的手捏住了老婆的乳头,用的力很大,我看到老婆的乳头都已经被他捏扁了,但是老婆这次并没有叫疼,而是咬着唇忍着疼,喘息着任由老胡捏她的乳头。

  这个时候我确定老胡有变态,而且可能还有暴力倾向,回想一下那晚我回到房间碰到老婆乳头的时候,老婆说疼了,当时真没在意,现在才知道原因,难怪小苏的乳头那么大,可能就是被老胡这样搞的吧!

  而老胡和老婆接下来的举动,让我和老婆都相当的吃惊,我的吃惊是老胡完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内向沉稳的老胡了,而是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变态淫男。

  老婆则在酒精的作用下,也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调教的淫娃荡妇了。

  老婆的惊讶是她完全不记得这些了,她对这段已经是完全的断片了,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会变的如此的淫荡荡妇!虽然老婆很吃惊,不过她看到自己在影像中的放荡还是兴奋不已,她坐的我的大腿上已经全是她的淫水了。因为老婆在家只穿一件睡裙,所以淫水都直接流到我的大腿上了。

  老胡扣着老婆的B,另一手捏着乳头嘴里说道:「小贱货,舒服吗?」老婆居然对他说自己是小贱货一点都不反感,反而答话说舒服。

  老胡停下了扣G点,起身骑到了老婆的小腹上,开始双手的捏着老婆的乳头了向上用力的拉起,老婆哦哦叫了两声,明显能听出来这个绝对不是舒服的叫,老婆双手把自己的双胸向中间推压配合老胡向上拉她的胸。

  老胡听到叫声看到老婆配合他可能更加的兴奋,用的力道也变大了,向上拉的也用力了。老胡一拉一松,毎拉一下老婆就痛苦的叫一声。

  老胡说:「小贱货,喜欢我玩你吗?」

  老婆说,「喜欢。」

  老胡说:「喜欢我玩你什么?」

  老婆说:「喜欢你捏我奶子。」

  「就喜欢我捏你奶子吗?」老胡说。

  老婆说:「喜欢你捏我奶子,喜欢你玩我的骚B。」老胡又说:「你的骚B是干嘛的?」老婆说,「我的骚B就是给你玩,给你干的!」老胡说,「你真是个小贱货!」老婆说:「是,我就是你的小贱货。」老胡听到这些话后也异常的兴奋,他俯下头用牙齿狠狠的咬住了老婆的乳头向上来,感觉非常的用力,老婆的乳头都快被他咬掉下来了。老婆喊了一声疼,但是老胡并没有停下,直到老婆连续喊了三四声疼,并用手开始推老胡头的时候他才放开咬着的乳头。

  老胡放开后用双指搓揉着老婆的乳头,被他这么一搓,老婆有点好像还满舒服的感觉。

  老胡向前移动了骑到了老婆的脖子上,用手扶住他的JJ在老婆的嘴巴上揩了两下。老婆伸着舌头要舔他的JJ,老胡却故意的不让老婆舔嘴里说道:「小贱货,想吃吗?」老婆说想。

  老胡把JJ放到老婆的嘴里让老婆吹了起来。

  老婆很卖力的吸着老胡的JJ,老胡的两只手背在身后依然用力的捏老婆的乳头。老婆被他捏的疼了嘴松开JJ哦哦叫两声就又把JJ含在了嘴里。

  老胡松开了手,用手撑在床头,身体前倾臀部来回的动,开始在我老婆的嘴里抽插了起来,老婆也很配合,包着他的JJ给他抽插。

  这样对着老婆的嘴抽插了3-4分钟后,老胡哦了一声,臀部抖动了几下,老婆也包着他的JJ喔喔两声,应该是老胡射了,而老婆没有放开他的JJ,而是在吸着。

  老胡从我老婆嘴里拔出JJ说:「小贱货,好吃吗?」老婆居然说好吃。并张开嘴给老胡看,似乎告诉老胡说,你看,我全部吃下去了吧。

  老胡用两根手指放在老婆的嘴里让他吮吸说:「小贱货还要吗?」老婆闭着眼睛说要。

  老胡又问,「要什么?」

  老婆说,「要你干我。」

  老胡从老婆身上下来,跪在老婆的双腿中间,把老婆的右腿搭在了他的肩上俯下头看着老婆的BB,一只手在老婆的坐大腿上搓揉着。

  老婆抬头看了一下老胡,竟然主动的说:「老公,玩我,玩我的骚B,我的骚B就是给你玩的。」我真的很吃惊,老婆居然叫老胡老公,不知道她真是醉酒了认错人了还是头脑不做主了。

  老胡被她这么一叫也是楞了一下说:「你叫我什么?」老婆说,「老公。」老胡笑了一下说:「要老公我干嘛?」老婆说:「要你玩我,玩我的B,我喜欢老公玩我的骚B。」老胡被老婆这么一说好像也满兴奋的,他用手在老婆的阴户上啪啪啪打了几下,听声音力道还不小,每打一下老婆屁股就扭动一下,嘴里发出额额的叫声,阴部还往上抬起似乎很喜欢被拍打的感觉。

  老胡又用手指拉住老婆的阴唇向外拉,把阴唇拉的很长,然后丢下再拍打。

  老胡一会拉拉老婆的阴唇,一会拍打阴部,一会用手指插入老婆阴道,一会玩阴蒂的,一会又把手伸上来捏捏老婆的乳房和乳头。

  老婆闭着眼睛张着嘴发出微微的叫声在配合着,任由老胡玩着她什么的任何部位。老胡每玩老婆一个部位,都会问老婆小贱货喜不喜欢,老婆都说喜欢。

  老胡就这样玩了大概有十三四分钟左右,老胡下床从三角架拿下了摄像机,一只手拿着拍了,老胡跪在老婆的大腿间,自己用手搓着JJ,老婆则是自己摸着阴蒂等待老胡的插入。

  十几秒后,老胡把他的JJ对着阴道插入了进去,老胡拿着摄像机拍他插入的特写,不时的举起摄像机拍老婆被他插入的整个身体和老婆脸部的表情。就听老胡说:「小贱货,捏你的乳头。」老婆按着他的话双手捏着自己的乳头,老胡说用力捏,老婆也加重了力量,两个乳头都已经被她自己捏的扁扁的了。

  老胡放下了摄像机,只看到镜头是对着枕头的,里面传来老胡抽快速插时候身体碰撞发出的啪啪声和老婆淫荡的叫声。老胡依然是左一个小贱货右一个小贱货的说着。

  二十分钟后老胡又拿起了摄像机对着老婆的BB,这个时候看到老婆的BB里流出了精液。老婆叉着腿给老胡拍她的BB,老婆的BB一收一缩在向外挤着老胡的精液。

  老胡说:「小贱货,自己摸起来。」

  老婆果然按照老胡的话,用手指摸着阴道口老胡的精液在她的BB上涂抹,还用带精液的手指插自己的阴道。老婆自己插了两下,把她沾满精液的手指突然放到了自己的嘴里吮吸了起来,老婆吸着手指用淫荡的眼神对着摄像机做挑逗的表情。

  老胡这个时候突然关掉了摄像机,影像记录就到此结束了。

  我问坐在我身上和我一起看的老婆,后面做了什么,老婆说她真的不记得了。

  我算了一下,我们进房间的时间和老胡打开摄像机的时间,到老胡关机应该是在2点左右,而老胡打电话到他们房间叫我的时候,已经是淩晨4点多快5点了。

  这个中间还有2个多小时不知道老胡和我老婆又做了什么,老婆是断片了,也许只有老胡知道,但是我又不能去问老胡,只能自己想像了N个画面。

  总的来说,这次换妻还是算比较愉快的,毕竟是远方的老熟人关系又不错,加上酒精的催化剂,所以还是比较放得开的。

  虽然看完老婆和老胡的影像后,和老婆有点小小的不愉快,毕竟是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这样放纵,心里肯定有点不舒服,老婆怕我对她这样的放纵生气和我道歉,但是我真的没生气,既然玩就不用去想这些事,玩就要有玩的心态何必去计较这些呢。

  我老婆身边没什么可以说知心话的朋友,有两个知心的闺蜜,也不是经常见面,每天就是公司,家里,去父母家带带儿子,要不就是和朋友逛街。不像我们男人,没事可以和一些狐朋狗友喝喝酒把把妹子的,要不就是和客户在外面疯,回家不是一身酒气就是在外面玩过了别的女人回家倒头就睡,老婆虽然不和我计较这些事也不和我闹,但是毕竟是女人,心里总会压抑。

  以前打拼的时候每天忙着还不觉得,现在公司基本业务很稳定了,加之老婆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了,总要给她一个放纵的空间吧。

  我不是一个保守的人,思想还算是比较开放的一个人,既然我能在外面花天酒地,为何不能也让老婆放纵自己的情欲呢?所以我个人觉得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让老婆放纵一下未尝不可。

  可能有的人会说万一控制不了怎么办,这点我还是比较自信的,首先我对老婆非常的了解,她是非常的爱我的,我想做的事她都会满足我。其次我老婆对一般男人根本不会放在眼里,无论经济实力还是身体实力还是长相。虽然条件优秀的比我多的是,但是比起大部分的同龄人,我们还算是比较优越的了。

  我老婆是个聪明人,社会上也算是老社会了,她知道男人的心里,把这个社会也看的比较的透彻了,所以她不会没有底线的放纵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对老婆的绝对信任,我老婆从来没有瞒过我任何事,也没有骗过我任何事,这个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老婆平时工作社交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女人,但是到了床上却变成了另一个女人,她会和小女人一样撒娇一样害羞。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的确,现在公司生活都稳定后,老婆的性欲的确是变的比以前的强,套用倚天屠龙记里面的一句台词,普通女人的战斗力是1000的话,老婆的战斗力起码10000。

  所以我才会放得开让老婆尝试各种刺激,既满足了我对淫妻的心里欲望,也满足了老婆生理上和心里上的欲望。再强势的女人她终究还是女人,女人的天性改变不了,喜欢被男人征服,喜欢被男人压在身下。

  字节数:57238

  【完】